筆趣讀 > 修真小說 > 追仙魔影 > 第七十章:黑水(一)
    烏云密布的叢林中,冷風呼嘯而過,天空電閃雷鳴,但是不知道為何,這片天空就是不下雨,長年無雨的條件下,這里的植物也只能靠半夜的寒露來汲取水份。

    葉不凡背著念鬼和麻袋,在林間尋游,因為水資源的問題,他想了許久也沒有想到解決方法,所以他的洞穴,冬前修繕計劃,暫時擱淺。

    他決定出趟遠門,平日里葉不凡的活動范圍只有方圓幾千米左右,在遠的地方,他并未踏足過,一來那里的地形不熟悉,二來那里可能會存在著未知的危險。

    畢竟他在這里的日子,還不算太久,這里還有很多他不知道的東西。

    然而這次,他決心要修繕好自己住處,所以毅然決然的向這未知的地域進發,以他的現在腳程一天走上百里那是沒問題的。

    但自從他踏出自己的活動范圍后,他便慢慢的潛行,盡量掩藏自己的身影,以免被妖獸發覺,以搶占先機偷襲獵殺補充食材,而一邊用地聽的方式探索周圍是否有水流的動向。

    而這時,葉不凡還面臨著一個較為嚴重的問題,那就過夜的地方,這空靈島上半夜如寒霜降臨,寒冷異常,非人力可抵擋。

    尤其是葉不凡身上只有一件較為單簿的衣服,是之前從納物袋中取出來幾件演武堂的武服,是適合用于戰斗時穿著,一身勁黑色,在這常年不見天日的空靈島倒是像一件夜行衣的存在的作用。

    現在是叢林中的傍晚時分,黑云密布的天空上本就昏暗的可有可無的太陽開始落山,再過一會兒,朦朧的月光會出現在天空上。

    天色已晚,在過不久就會到達半夜,屆時葉不凡在不找到洞穴之類,較比避寒的地方的話,他就會凍成一根香甜可口的冰棍。

    葉不凡情急之下,便找一棵有六七合抱粗的參天大樹,以他指尖的利爪很輕易的爬上了樹的半中央。

    這里是整棵樹身組織較為脆弱的位置,抽出念鬼劍,他準備在樹身上開個樹洞,作為避寒的臨時窩點。

    這是他剛才看向那些飛禽時,突然想到的,而樹上也是空靈島上,較為安全的臨時居住點,是島上飛禽的住處。

    不多時,葉不凡便站在樹稍上,用念鬼劍將樹皮層,以一個畫圓的方式完整的剝離開了樹身,放在一旁的樹稍上,之后便沿著這個圓形繼續往內挖。

    念鬼劍非常鋒利,不多時便將里面掏出一個可容納一人的藏身樹洞,做到這里就夠了,不再擴寬,找來一根藤蔓,將那塊圓形皮層開兩個小洞,從中穿過,綁在了樹身上剛好遮住了洞口。

    葉不凡取出一塊皮毛,墊在里面,隨后整個人鉆了進去,雙膝盤坐在其中,血晶含在嘴里,抱守歸一,雙手捏子午決,血晶之氣慢慢流轉全身。

    心靜則神寧,神寧則心安,心安則自覺清靜,清靜則無感有物,無物則能使氣行,氣行則絕象,絕象則覺明,覺明則神氣相通,萬物才能歸根。

    雙目微睜,若有神,若無神,身體直立,高度放松。而體內卻早已是天翻地覆,滾滾的氣血匯聚成熱流伴隨著呼吸在全身的各大關節處涌動。

    每一次呼吸都仿佛在這暗流洶涌大大海中又添入了一瓢水,推了一層浪體內的肌肉筋膜被這股力量撕扯的生疼,足以讓人咬牙切齒。

    然而在這種情況下,他的表情卻依然是古井不波,只有密密點點的汗水從毛孔中蒸騰而出。

    他感到,自己的精神在這種情況下變得更加的敏銳,來自周圍的任何一點響動,都仿佛是在平靜的地面上滴下了一粒露水,發出敲擊的清音,風起,葉落,蟲了的爬動,一切都在他的感知之中。

    有諺語為證:茫若扁舟泛巨海,靜似木雞植中庭。

    忽然,肩背猛的抽動,只聽辟啪一聲脆響,仿佛鎖匙打開,雙肩為之一松,沖擊了許多日子的一道關竅被打開,全身氣血隨之向下一沉,嘩然落下。

    不過了多久,最冷的夜晚己經過去了,天空中也只是變亮了些許,空靈島中的天黑與天亮的區別也是這一點罷了。

    葉不凡緩緩收功,雙眸精光四射,半晌才慢慢斂去,他心中暗喜,明白自己的功法又進了一層,竟然在此時突破到了煉體四重,五感六識大大加強。

    尤其是現在他最需要的就是這效果,更加強的聽力來幫助自己更好的尋找水源,這讓他的信心又多了一層。

    并且他的精神力變得更加強大,這化魔決是他借鑒了數種不同的功法,以當初練的武道為本,以內修精血氣神,不斷打磨自身。

    與外界傳統體修完全不同,傳統體修煉體六重方才堪比筑基境,煉體七重比洞玄境,煉體八重比金丹,煉體九重比元嬰,也是人之極至,至今無人化神,只有上古大戰時才曾經存在著此等修為的修士。

    所以修仙界流傳著一句話,不入化神,不稱神。世間從未有人敢妄言稱劍神,武神,丹神之流。

    而葉不凡現在煉體方式,不借助靈氣打磨自身,反而內修精血氣神打磨自身,體內能量之雜,武道之內氣,劍道之心神,妖道之精華,邪道之血晶,但是又憑借著化魔決很好的在他體內各自分工,相互合作的提升著葉不凡的修為。

    葉不凡也不知道現在他比起外面的修士有多強,但是他很肯定的說,他的煉體四重肯定超過傳統煉體四重,彼此之間是兩個層次。

    既然如此,葉不凡就將其稱為血魔體四重,也就他是先天之體,胡亂修煉東拼西湊的煉體功法,也能修煉成功,而且還出現了意想不到的效果。

    葉不凡感覺自己現在再跟那些領主級妖獸戰斗,不會在那么狼狽了。

    同時他修煉之余,除工作之外,就是參悟劍上的符紋,他覺得一但領悟基中奧妙,說不定能發揮更加強大的力量。

    這片叢林是個很大的地方,大到你跑上幾天幾夜也望不到盡頭;同時,這里也是一個很小的地方,小到也許就在不遠處的某一棵樹后面,就潛伏著未知的危險。

    葉不凡小心的爬出樹洞,在這附近留下來標記,在返程的路上可能會用的上這個樹洞,作為臨時據點。

    就這樣,葉不凡不斷向更遠處的潛行,搜尋那可能存在著的水源,畢竟空靈島龐然大物的妖獸也有不少,那么它們所需求的水份肯定巨大,那應該會有補充水份的地方。

    葉不凡沿著一個方向,連著好幾天不斷潛行,夜晚就打個樹洞休息渡過,白天就用地聽的方式來搜尋那可能存在著的水源。

    葉不凡也是一個執著的人,不然當初也不會追著花傲雪死死不放,才發生現在的事情。

    就這樣,日子不知道過了多久,葉不凡眼前豁然開闊,目光沒有了一棵參天大樹的阻擋,而是一片遼闊。

    葉不凡眼簾中映出了一望無際的黑色大海,這黑色并不是因為空中依舊望見邊緣的烏云倒映的視覺影響,而是它海水的本身就是黑色的。

    原來自己身處在一片島嶼之內,眼前的海水如同死寂了一般平靜,只見樹葉落在海面上,連一點漣漪都沒有蕩開,就這樣沉了下去。

    葉不凡見狀瞳孔一縮,竟然連一片落葉都這海面上浮不起來,這片黑色的海面,仿佛一頭嗜血猛獸般吞噬著任何想從這里離開的一切事物,讓葉不凡忍不住有一股寒意在體內由然而生。
北京pk10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