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其他小說 > 瓦窯夫人 > 第67章 驚聞噩耗
    太子薨逝的消息,以最快的速度,傳遍了穆國的各個城鎮,傳到了穆國所有百姓和官宦的耳中,傳到了京都寒城,傳到了皇宮之中。

    彼時,李簧正在和寇越談論政事,接到戰報,李簧只掃了一眼,臉色便刷地一下變得雪白,他的手不停地顫抖著,片刻之后,他忽然大叫一聲,一口鮮血噴在戰報上,身子重重地向旁邊栽去。寇越眼疾手快,一把扶住李簧,扯著嗓子大喊:“傳太醫!傳太醫!”幾個太監連滾帶爬地跑了出去。

    幾個匆匆忙忙趕來的太醫,輪流給李簧診了脈。顏太后和楊皇后也聞訊趕來,急切切地問太醫究竟怎樣。

    太醫們慌忙跪下回道:“啟稟太后,啟稟皇后,圣上因一時著了氣惱,故而血脈逆行,并無大礙,只需吃上幾服藥,再將心放寬一些,便可無恙了。”

    放下心來的顏太后和楊皇后,看了看尚在昏迷中的李簧,這才想起來問寇越道:“寇將軍,陛下究竟為了何事?竟然忽然吐了血?”

    “這個……”寇越也犯了難,究竟是說還是不說?穆國朝堂上下,誰不知道太后和皇后都是最疼太子的?圣上身為征戰半生的鐵血男子,聽說太子出了事,尚且吐了血;若是太后和皇后知道了真情,又會鬧出什么事來?太后和皇后,哪一個出了事,他也擔不起這個責任來!

    正猶豫間,只聽顏太后又追問道:“寇將軍,這難道還有什么不能說的嗎?可是前線有了什么不好的事?”

    寇越心內一驚,臉上不由得露出一絲破綻,顏太后狐疑地看了他一眼,吩咐太監總管道:“陛下剛才在看什么文書?拿來給哀家看看!”

    太監總管無奈地瞥了寇越一眼,只得答應一聲,正要去取,忽聽守在李簧床頭的太醫欣喜地叫道:“太后,皇后,陛下醒過來了!”

    顏太后和楊皇后也顧不上再催逼太監總管和寇越,忙走來看李簧。

    只見李簧臉色蠟黃,渾身無力,幾個太監架著,才將他扶著坐了起來。李簧看見顏太后一臉擔憂,忙勉強笑道:“母后放心,兒子并無大礙,略歇歇,也就好了。”

    顏太后忙道:“皇上究竟是為了何事,才忽然暈倒?總要找出原因來,才好讓太醫開方子的。調理起來,也更能對癥。”

    李簧猶豫了一下,忙輕聲道:“并無別事,不過是前線吃緊,打了敗仗,兒子心頭一時著急,才這樣的。”

    “打了敗仗?”顏太后臉色一變,忙追問道:“那昘兒在那兒怎么樣了?”

    李簧的內心一陣絞痛,卻又只能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笑道:“母后放心,勝敗乃兵家常事,昘兒并無大礙。等朕再派精兵強將過去,不日定能剿滅杜賊,昘兒……昘兒也可得勝還朝了。”

    顏太后還要追問,忽有太監來回,說寧王和定王聞聽圣上龍體欠安,忙從各自的王府走來請安。

    李簧巴不得有人來打斷太后的咄咄逼問,便忙命他們進來。

    不一時,寧王李晟和定王李昃便畢恭畢敬走進殿中。兩人皆是穿著海水江崖紋藍色蟒袍,戴著束發嵌寶紫金冠,器宇軒昂,秀美清雅。兩人先拜見了顏太后,方問候父親。

    李簧在病榻上看著這兩個兒子,不由得又想起已經捐軀的長子李昘,眼淚便有些忍不住,只得裝作疲憊的樣子,閉上眼,往后靠了靠身體,深吸了一口氣,吩咐李昃道:“昃兒你來的正好,太后來了半日,想也累了的,你替為父服侍太后回宮歇息。晟兒留在這里,服侍朕就是了。”

    李晟和李昃都忙答應了。

    太醫們也趁機道:“太后,圣上剛剛清醒過來,還要略略靜養一下,微臣們會竭盡全力,保圣上安康,請太后放心。”

    顏太后聽了這話,也只得長嘆一聲,又叮囑了幾句,扶了楊皇后和李昃的手,帶著隨身宮女們走了。

    李晟將顏太后和楊皇后送出殿外,垂手在廊檐下,目送太后一行人走遠了,方轉身進來,急切切撲倒李簧的榻前,焦慮地問道:“父皇,我聽說皇兄在那邊出事了,可是真的?”

    兩行清淚從李簧緊閉的雙目中涌出,他一言不發,將手放在李晟的肩頭,輕輕拍了拍。

    李晟“蹭”地一下站了起來,朗聲道:“父皇,兒臣愿領兵往定南府去,殺了杜辛惡賊,替皇兄報仇!”

    李簧臉色一沉,斥責道:“你這孩子懂什么?只不過是學過幾招三腳貓的功夫,究竟是一次戰場都沒有上過,且輪不到你逞能呢!”

    寇越見狀,忙在旁邊勸道:“王爺,朝中有那么多大將,哪里用得著王爺出馬?圣上也不必著急,以微臣看來,倒要將智通寺的了然大師請來,商量個妥當的策略,擊潰杜辛,絕非難事!”

    寇越一言提醒了李簧,思忖了片刻,便道:“事到如今,也只得如此了。朕原想著唐叔父已是世外之人,不便過多打擾,卻原來沒有唐叔父出謀劃策,朕終究還是考慮不周。寇愛卿,你就替朕走一遭,往智通寺去請唐叔父來吧。”

    寇越忙答應了,施禮告辭出宮,往智通寺去請了然大師。

    走到半路,寇越就遇上了正匆匆趕來的了然大師。

    除了森嚴的后宮,整個京城的人都知道了太子薨逝的消息,了然大師自然也得到了消息。太子李昘,是了然大師看著長大的,幼年時便跟著了然大師學習詩詞文章。

    寇越慌忙滾鞍下馬,上前見禮。了然大師一句“阿彌陀佛”沒念完,眼中擎著的眼淚已忍不住滾了下來。

    此時的寇越也忍不住了,他不僅心痛太子的英年早逝,還要擔憂東宮中即將臨盆的女兒。

    兩個多年前見了面就要打牙拌嘴的舊交,此時唯有執手凝噎。

    寇府中的下人見狀,忙低聲勸道:“大師,將軍,只怕圣上等急了,二位大人還是趕緊進宮的好。”

    一語提醒了二人,忙收了眼淚,各自上馬上轎,迤邐往皇宮中去。

    
北京pk10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