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穿越小說 > 我是范蠡 > 第五百六十章 血染朝霞
    黑龍會除了大當家的和二當家的有自己單獨的住所外,下面的小頭目和一干匪眾都是集體居住,一所房子住上幾個人。另外再加上倉庫廚房之類的房子,就有幾十間茅草屋。

    時間是下半夜,匪徒們正在覺頭上,睡得正香。他們完全不知道茅屋的門都被山藤纏死。要想打開門已經完全不可能了。

    少姜的這個計劃已經醞釀了十年,什么都準備好了。她打火點燃了一支火把,然后用火把一個一個地點燃了那些茅屋。

    天干物燥,茅屋的屋面都是木料樹枝山草做成,點火即燃。那火苗像是蛇一樣在屋面上游竄,眨眼之間,整個屋面就被大火吞噬了。

    大火沖向天空。幾十間茅屋一起燃燒,就形成了一片火海,通天赤地,照亮了天空,山谷里和白晝一樣明亮。

    燒熱的空氣隨著火焰沖向天天空,四周的空氣流過來填空,就形成了風,山谷里風聲呼呼響,大火中柴草的爆裂聲響成一片。

    那些寄居在茅屋中的老鼠,蛇,在大火中四散奔逃。山林中的宿鳥也被驚動這,“撲啦啦”飛向遠處。

    曼兒被這場面嚇壞了,跑過來,抱著范蠡的胳膊,驚惶地說:“伯爺......”

    范蠡拍拍她的手臂:“別怕,我們沒事。你在這等我一會。”

    拔出寶劍,沖向馬廄,那里有十幾匹馬,被這大火嚇得咴咴怪叫,范蠡找到自己的馬匹,解開韁繩,牽到安全地方,,又返身回到馬廄,揮劍隔斷所有馬匹的韁繩。那些馬匹便嘶鳴這跑走了。

    范蠡牽著馬。回到曼兒身邊。曼兒嚇得渾身顫抖,睜大了眼睛。指著火場叫道:“少姜姐姐!”

    范蠡回頭望去,只見所有的茅屋都被點燃了,所有的茅屋都在勃勃燃燒,而少姜還舉著火把在火場里打轉轉,火場里傳來少姜瘋狂的的笑聲。

    如果火勢再擴大,少姜便可能跑不出來,被燒死熏死憋死在火場里。

    范蠡大叫一聲:“妹子——”

    一路狂奔,沖進火場,拉起少姜就跑。雖然火焰在屋頂上燃燒,但那熱力還是炙烤得臉皮刀割一樣疼。而那氧氣燒光,人也喘不出氣。

    范蠡死死抓著少姜的手,連拖帶拉,沖出火場。

    少姜似乎已經神志不清了,不停地狂笑了。被煙火嗆了,爆發出一陣劇烈的咳嗽,咳完了又是哈哈地狂笑。

    范蠡看到,在大火的映照下,她一邊大笑,臉上卻掛滿淚水!

    那些小匪睡得正香,做著各色美夢。突然被火力炙醒,或者被濃煙嗆醒,睜眼一看,屋頂已經被大火燒紅。驚恐地跳起來就去拉門,但屋門已經被纏死,哪里還能拉得開?

    小匪發出驚恐的絕望的痛苦的呼喊。有的嚎啕大哭。

    二百多人絕望的呼喊,響徹山谷,恰如驚濤駭浪,撞擊著人的心靈。

    “噢——噢——”

    少姜在狂笑。曼兒大哭起來:“伯爺......”

    范蠡也忍不住渾身顫抖。一手抓住少姜,一手摟著曼兒。

    火場里鬼哭神嚎!

    突然,一間茅屋的屋面塌落下去,火焰一竄老高,無數的火星兒竄上天空,隨之湮滅。

    小匪們呼喊在繼續,撕心裂肺。難以想象,血肉的身體在大火中是怎樣的疼痛,那被濃煙嗆得咳嗽是什么滋味,沒有氧氣呼吸是多么難受。

    又一間屋頂塌落,又一間......

    隨著一間間屋頂塌落,匪徒們的呼喊變得稀少了,變得微弱了,最后徹底消失了。只剩下火焰呼呼燃燒的聲音。

    可以想見,匪徒們有的已經燒死,有的已經昏迷了。

    大火在燃燒。火中飄出衣服棉被燃燒后的臭味,接著,飄出人肉的味道,匪徒們被燒熟了,被烤干了,最后變成一塊碳,燒得嚴重的,只剩下骨頭。

    火勢漸漸變小,屋面全部塌落,幾十間茅屋只剩下一片黑色的墻框。一股股濃煙沖上天空,在空中打旋,然后散開。

    范蠡參加過數不清戰斗,看到過無數次瘋狂屠殺,看到過無數的尸山血海。卻從來沒有看到過把幾百人活活燒死的慘烈場面。火焰終于熄滅了,他才發現,自己的心臟還在狂跳不止。

    空氣中飄蕩著人肉被燒熟燒焦的味道。

    突然,曼兒蹲下身去嘔吐起來。范蠡彎下身,想去安慰她卻不知道說什么好。

    周圍夜色變淡,變得朦朧起來。東邊的天際染上一抹紅霞,天要亮了。

    少姜的頭發散亂,她已經不再狂笑。面部的表情僵硬,目光呆滯。她跪下了,仰望天空,那里還有最后幾顆星星沒有退去。

    少姜沙啞著嗓子喊道:“老天!懲罰我吧!”她的眼淚又流下來了帶著無盡的悲傷和絕望。她的頭低下去,磕在地面上,“老天,懲罰我吧!”

    范蠡彎腰拉住少姜,說:“妹子,事情結束了,走吧,我送你回家。”

    少姜站起來,看著范蠡。她的嗓子完全啞了,艱難地說:“對不起,伯爺,是我連累你也犯下這樣的罪惡,原諒我!”

    她突然張開雙臂,抱住范蠡,在范蠡的耳邊說:“伯爺,記住我的話:黑龍口,向南望,三十丈,看夕陽,影子長。你記住了嗎?我再說一遍。”又把那句話說了一遍。

    這應該就是藏寶秘密了。

    范蠡還沒來及說什么,少姜已經放開了他。

    少姜又跪下去,她已經沒有眼淚了。嗓子也啞了,對著遠方干嚎著:“阿爹,少姜不孝,不能侍奉你了。小波,我的兒呀!娘想你,娘想看看你,兒呀,娘想做一頓飯給你吃。但是娘已經臟了,已經不配做你的娘了,兒呀......”

    她的臉貼在地上,干嚎著,渾身顫抖不止。肩膀在劇烈聳動。

    曼兒哭著撲過去,“姐姐......”

    “別碰我!”少姜突然回過頭,惡狠狠地齜著牙,像一頭餓狼:“別碰我,我身上臟!”

    曼兒嚇了一跳,退開一步。范蠡蹲下身,說:“妹子,不要難過了。事情結束了,我們回家吧。”

    少姜費力地說:“伯爺,請走開,我受不了了,我要對我的郎君說幾句話。請走開一點。”

    范蠡說:“妹子,你為郎君報了仇,你的事做完了。小波在家等著你呢。”

    少姜抬起頭看著范蠡,范蠡不由嚇了一跳,只見少姜臉色蒼白,兩眼通紅,不知道何時把嘴唇咬破了,還有血跡粘在上面。少姜沙啞著說:“伯爺,走開一點!”

    這女人的氣場太過強大,范蠡只好走開幾步。。

    少姜對著虛空,說:“郎君,我們的大仇已經徹底報了。然而,妾的身子已經臟了,你不會嫌棄妾身吧?少姜這就去和你相會......”

    她直起身,伸手從懷中掏出那把匕首,飛快地拔出鞘來,在脖子上一抹......

    
北京pk10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