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玄幻小說 > 凌霄大圣 > 第799章 順水推舟
    聽著莫天嘯講述這塊區域的趣聞秘史,紀辰滿臉的感興趣,紀蕊和紀年也聽得如癡如醉。

    最讓紀辰意外的是這塊區域大大小小數百個帝國中,義峰竟然還能擁有這般地位,倒真是紀辰小覷了義峰在國際上的影響力。

    似乎是想起了什么,莫天嘯提醒道:“對了,你還記得咱們上次從無夜火域去那個城池嗎?當時出現了兩個大元王強者,其中有一只七彩蝴蝶,她們還帶走了小怪,她們二人便是七彩一族的人。”

    “七彩一族?”

    紀辰當然記得那兩個人,特別是那只巨大的七彩蝴蝶,當時可沒少給紀辰帶來麻煩。

    莫天嘯點點頭:“七彩一族是咱們東南區域上有名的頂級勢力,他們處于一個叫七彩帝國的地方,這個七彩帝國處于東南區域的正中心,地理位置無人可比,而七彩一族便是其中最龐大的勢力。”

    “龐大到什么程度?比之義峰在羌羽國如何?”紀辰問道。

    莫天嘯搖搖頭:“有過之而無不及,七彩一族在七彩帝國幾乎可以達到控制皇室的地步,整個七彩帝國都得看他們的臉色行事,甚至連皇室帝王的更迭都在他們的操控之中。”

    “咱們羌羽國因為地理位置偏僻的原因,一直沒有什么強者進入,但七彩帝國卻不同,幾乎日日都有強者進出,但這些強者誰也不敢在七彩帝國撒潑,足以看出七彩一族對他們的威懾,我記得上次七彩一族還差點奪得了氏族大典的第一,他們才是東南區域最強的勢力。”

    紀辰露出一個“哦”的神情,如此說來小怪被他們帶走也不算是壞事,能夠跟著這么強大的勢力,對小怪來說是不小的機遇。

    “對了。”莫天嘯看向紀辰:“這次義峰被你給連根拔起,咱們羌羽國沒有了出戰勢力了。”

    說完之后莫天嘯的眼睛死死盯著紀辰,那意思不言而喻。

    紀辰和莫天嘯對視一眼,問道:“火神君此話何意?”

    莫天嘯反問:“你難道想讓紀家族人隱姓埋名,苦居深山嗎?”

    若是聚魔門殺回來,依照他們強大的實力,紀家自然不夠看,那紀辰唯一的路便是讓族人埋起頭做人,紀辰絕不允許自己的族人過得如此窩囊。

    紀辰斷然道:“自然不行!”

    莫天嘯說道:“既然如此,那你為何不抓住這次機會?一旦讓紀家在國際上聲名鵲起,勢必能夠招來更多的戰力,若是順利,到時候一統東南區域,那紀家的地位將會達到前所未有的地步,到時候就算是聚魔門也不敢隨意對紀家出手吧?”

    “再說了,光靠你一人,想要找到聚魔門與你父親,那得找到何年何月?”

    紀辰面露難色:“火神君言之有理,可我生性不喜束縛,紀家如今也不成氣候,若是分心氏族大典,只怕還會影響我的修煉。”

    莫天嘯搖著手指:“不不不,不是所有事情都要親力親為的,有你大哥與二姐在,當個甩手掌柜非常容易,他們兩人對于管理非常厲害。”

    “至于紀家,現如今你在羌羽國地位超然,簡直是一呼百應,只要你愿意,陣師聯盟會甚至皇室都會選擇支持你,跟著你他們能夠獲得更大的好處。”

    紀辰咬著嘴唇,似乎在進行一個糾結的決定。

    忽然間,紀辰一拳打在桌子上:“行!那就拜托火神君幫我聯系各大勢力了,等我傷愈立馬商量此事,也是時候讓羌羽國動一動了,可不能一直被其他帝國踩在腳下!”

    莫天嘯一臉的高興,他始終覺得紀辰的腳步不應該止步于羌羽國,整個東南區域,乃至于整個神元大陸才是紀辰的舞臺。

    ..........

    自此之后,紀辰每日深居簡出,全心療傷。

    既然準備打造一支銀河戰艦,那沒有一個實力強大的艦長怎能行?紀辰既然想當這個艦長那便需要完全恢復,甚至擁有更強的修為。

    在此期間,義峰上的解散工作也算是全部完成,直至此刻人們才知道,原來羌羽國最強悍的勢力是真的倒下了,而且再沒有翻身的可能。

    義峰倒下后,各方勢力是躍躍欲試,誰都想成為羌羽國新的王,但誰也不敢出頭,畢竟槍打出頭鳥。

    唯一有資格成為新王的人僅有一人,那便是紀家的三少爺!

    現在整個羌羽國不知多少人等著少年振臂一呼,宣布新王的誕生。

    義城的西北方向,這里是皇室的據點,黃老頭和瀟兒公主正站在其中,瀟兒公主眼神看著義峰的方向,說道:“黃爺爺,此刻義峰的人員已經撤退的差不多了,等人員全部解散,我便立馬封山,保準義峰再無死灰復燃之日。”

    義峰一直是皇室心中一根巨大的刺,如今被拔去,整個皇室都非常高興。

    可黃老頭的眼中完全沒有半絲愉悅,他擔心道:“雖然義峰這頭猛虎倒下了,可一頭更強的年輕新虎又誕生了啊,對我皇室來說也不知是福是禍啊。”

    瀟兒公主無奈道:“這也是無可奈何的事情,光憑我們肯定扳不倒義峰,而且紀泗水的狼子野心人盡皆知,我們若不依靠紀辰,皇室遲早被紀泗水拔除。”

    黃老頭閉上了雙眼,似乎蒼老了許多:“我聽說紀辰要打造一股超級勢力,你覺得咱們怎么辦才好?”

    瀟兒公主說道:“如今紀辰的勢力本就不比義峰弱,除了他自己有擊殺元皇境強者的實力外,身邊還跟著一個元皇境的靈姬女帝,要知道靈姬女帝兇名遠揚,當年讓我們羌羽國死傷如此慘重,我們這時候若敢招惹他,只怕引火燒身。”

    黃老頭喟然道:“難道任由他動作?”

    瀟兒公主反而沒那么擔心:“紀辰此人雖然性子狠辣,可那是對敵人,他的性子還是挺重情義的,這樣的人不能硬取,只能柔取。”

    “柔取?”黃老頭看向瀟兒公主。

    瀟兒公主道:“紀辰這人我雖不是非常了解,可我也知道他是那種人敬我我敬人的人,若是讓他發現咱們對他暗藏禍心,只怕他會暴起反擊,且不會有絲毫的留情。”

    “嗯,那又怎樣?”黃老頭問道。

    瀟兒公主繼續說道:“既然咱們現在對他不能造成威脅,倒不如順水推舟,送個人情,他這個人對朋友向來不會差,你看火神君便知曉。”
北京pk10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