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修真小說 > 武道凌天 > 第2682章 是大仇怨
    有了想法后,秦初就沒再糾結這個問題,一些事情按照計劃做就可以了,他著急也沒用。

    湖心小筑的戰斗波動很大,不過外圍有玄甲軍駐扎,所有對朱雀圣王城的影響并不大。

    戰斗結束后,鎮鳶就閉關修煉了,她剛入半步主宰境,還有很大的提升空間;秦初一直是陪著家人,這次風波對他的家人還是有影響的。

    大半個月的時間過去,囚羽主宰鬼谷主宰和輝月三人回來了。

    得知到湖心小筑發生的情況后,囚羽主宰開口罵了一句,主要也是因為天魔主宰和虛狂太無恥。

    沒有判斷準確,如果確定了炎雷主宰是誘餌,我們所有人在湖心小筑駐防,是有機會絕殺這兩個不要臉的。鬼谷主宰開口說道。

    這是沒辦法的事情,我們不知道確切消息,知道對方要耍計謀,自然是已穩妥起見。秦初搖了搖頭。

    這已經不錯的結果了,將他們打殘,可以風平浪靜一陣子。囚羽主宰開口說道。

    大家聊完之后,隔了一陣子,秦初又到了囚羽主宰的住處。

    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剛才不方便?看著秦初到來,囚羽主宰就猜到了一些。

    秦初點了點頭,隨后說了天魔主宰鎮云蒼在戰斗時候說的話。

    超過主宰境的修煉者這我不知道,可鎮云蒼也應該不會信口開河。聽了秦初的話,囚羽主宰也有點暈。

    所以我來找前輩,看看能不能到暗界抓兩個相對有點地位的域外魔族審問一下,也許能問出一些什么。秦初說了自己的意見。

    囚羽主宰點了點頭。既然知道了一些苗頭,那么我們必須未雨綢繆,這件事你不用管了,去暗界調查的事情交給我去辦。

    想了一下秦初沒說什么,天魔主宰和炎雷主宰都是受傷狀態,遇見了囚羽主宰也威脅不到其安全,不過他給了囚羽主宰意見,那就是帶著鬼谷主宰前往,如果不方便,那就帶著輝月主宰,輝月主宰也是自己人。

    秦初離開了囚羽主宰的住處后,就沒再思考這件事了,現在的情況還算是比較穩。

    抽出誅邪劍,秦初修煉起劍法,這次跟虛狂戰斗,秦初發現了誅邪劍的特殊能力,就是攻擊靈魂,沒中一次劍氣,虛狂頭部就有震動,那是神海受影響的情況。

    秦初知道,這是誅邪劍煉化了太古魔槍外圍噬魂鐵產生的能力,不過誅邪劍煉化得比較慢,這都幾年時間過去了,只煉化了小小的一部分。

    大人,噬魂鐵的特性比較異類,屬下過去煉化慢,一直是熟悉特性和了解的狀態,接下來煉化起來就容易了,半年時間就可以完全煉化,到時候大人的劍氣攻擊中,噬魂效果就會很明顯。跟秦初靈魂相通,秦初所想誅邪劍器靈知道了,就回應了秦初一下。

    好!那你就抓緊時間去煉化。秦初心里松了一口氣,過去的日子誅邪劍對噬魂鐵煉化速度太慢了,好在接下來好事可期。

    完全煉化了噬魂鐵,屬下離著半步主宰境也不會太遠,噬魂鐵的等級高,是主宰境的材料,太古長槍的內部陣法很粗糙,可以說就沒什么用,并沒有發揮出噬鐵的威能,屬下跟它不一樣,會將噬魂鐵的效果發揮到最大。在秦初放松的時候,誅邪劍又給了秦初一個好消息。

    誅邪劍劍靈的話,又給了秦初一個期待。

    這天秦初陪著秦子羽和小金爪玩耍的時候,囚羽主宰和鬼谷主宰來了,他們是跟秦初打招呼的,他們兩人要去暗界打探消息,域外魔族有沒有超過主宰境修煉者的事情,他們必須要確認。

    秦初送兩人離開后,就到了朱雀圣王城內走了走,然后到了城主府。

    城主府內正聊天的秦凌霄和秦石跟秦初打了招呼。

    王,我們城內有敵人的密探,可想要全挖出來,也不現實。看著秦初,秦凌霄開口了,前段時間秦初的虛空飛舟剛離開后不長時間,湖心小筑就被攻擊,這自然是密探的原因。

    確實不現實,這是沒辦法的事情,多注意防御,關鍵的區域不是朱雀圣族人,不允許接近。你們也不用太擔心,我們現在不怕打,我們朱雀圣族有戰斗的能力,不管誰來打,我們都能戰。秦初開口說道。

    讓王費心了。秦凌霄和秦石對著秦初躬躬身,秦初是他們的底氣,也是朱雀圣族的脊梁。

    跟秦凌霄和秦石交流了一下后,秦初就離開了,他過來就是想給大家一個底氣。

    離開了城主府后,秦初到了英烈殿,給秦英杰和秦鳴上了香。

    在多年前,秦鳴在朱雀圣族內的地位并不高,但這不影響他成為秦初心中的敬重之人。

    秦初覺得能用生命來堅守信仰的人,就是值得尊重的,這是一個靈魂深處的堅持,并不是誰都能做到。

    上了香之后,秦初回到了湖心小筑,接著就進入葬天棺世界內閉關修煉了,獲得了半步主宰級,還是特殊的虛空獸精血,秦初覺得自己身軀境界沖擊主宰境的路通了,不過還需要看能不能扛住,每一次是身軀境界的突破,都會要了他的半條命,天道雷劫對他也是十分不客氣。

    存放在湖心小筑后方的葬天棺釋放著一道道華麗的光暈,輔助秦初修煉的同時,也幫著聚靈陣為湖心小筑區域匯集靈氣,讓所有人都能有一個好的修煉環境。

    在做著這些輔助的同時,葬天棺也進行著警戒,上次敵人從虛空中襲來,這樣的事情他不得不防,他的存在就是為秦初服務,為秦初解決一些難題。

    逃出了朱雀圣王城籠罩區域,虛狂憤怒無比,他不恨秦初,他去攻擊湖心小筑,被秦初殺傷這比較正常,他恨的是天魔主宰鎮云蒼的狠毒,竟然將他丟下自己跑了,這是不厚道,是坑他,是朝著死里坑,這是大仇怨。

    
北京pk10开奖结果 5万6个月理财是多少 湖北十一选五遗漏一定牛 山东十一选五一定牛遗漏表 河南省快三跨度走势图 美东2分彩开奖历史 北京快乐8漏洞 河北排列7历史开奖号码 银行股票涨跌由什么决定 基金配资是什么意思 甘肃十一选五开奖结 开元935cc棋牌 喜乐彩票走势图 河内时时彩官网开奖结果 000007股票行情 湖北快三开奖结果查 体彩玩法中奖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