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修真小說 > 武道凌天 > 第2650章 主宰神格
    因為左臂被秦初斬斷,左手上戴著的洞天寶物被秦初搶走,沒有洞天寶物可以藏身,炎雷主宰跑出一段路后就潛入了一座大山內,進行恢復狀態。

    被斬斷了一臂膀、身軀內多處被劍氣洞穿,丹田邊緣區域被秦初的圣骨劍氣所傷,元氣修為流逝了一部分,可以說炎雷主宰狀態極為低迷,感受到自己洞天寶物的靈魂印記被磨滅,他就控制不住情緒怒吼了一聲,他這一聲怒吼,就被商千墨產生了契機感應。

    在商千墨的指引下,秦初駕馭著虛空飛舟快速的朝著炎雷主宰的藏身區域接近。

    “不見得能抓住他,但他想跑掉也不容易,還是要繼續燃燒精血。”商千墨開口說道。

    秦初點了點頭,“能做到什么程度,就做到什么程度,不讓他舒服就對了。”

    憤怒的吼過之后,穩定了一下情緒,炎雷主宰繼續恢復狀態,讓他難受的是,他的資源都在洞天寶物內,現在就沒有療傷藥和恢復自身的資源,只能靠自己慢慢調整,這就艱難了,可他沒有辦法。

    商千墨和秦初快要接近炎雷主宰的時候,炎雷主宰察覺了。

    商千墨是主宰境修煉者,氣息特殊,接近到了一定距離,炎雷主宰自然會發覺。

    在炎雷主宰移動的瞬間,秦初和商千墨離開了虛空飛舟,高速的朝著炎雷主宰追擊。

    狀態不佳,速度下滑,炎雷主宰被秦初和商千墨快速的接近。

    這情況下,炎雷主宰破口大罵,因為太難受了,他受傷嚴重,速度不夠,這么下去會被秦初和商千墨追上,如果被秦初和商千墨追上,他這個狀態就是死路一條。

    在炎雷主宰思考辦法的時候,秦初和商千墨越來越接近炎雷主宰。

    憤怒的罵了一通之后,炎雷主宰再次燃燒氣血和神魂之力加速逃跑,在生命受到威脅之下,他別無選擇。

    “秦初,他又燃燒氣血了。”感受到炎雷主宰的加速逃跑,商千墨對著秦初說道。

    “這就是我們想要的效果,繼續追他,繼續給他壓力。”秦初開口了。

    燃燒精血之后,炎雷主宰的速度加快了許多,與秦初和商千墨的距離逐漸拉大,一刻鐘過去后,商千墨的契機感應消失。

    “感覺不到他了,我們這個方向繼續追擊,他想安穩的療傷是不可能的,按照估算,他現在的修為境界,已經下滑到半步主宰級。”發現炎雷主宰的契機感應消失,商千墨莫開口說道。

    “那我們就繼續追。”秦初點了點頭,他覺得這一次的安排有點欠妥,如果商千墨配合無為院主,囚羽主宰來配合他,因為氣息熟悉,囚羽主宰給炎雷主宰的壓力會更大。

    炎雷主宰這一次是下了血本,避免被秦初和商千墨追上,停止了燃燒精血后,他也沒有去恢復自身,持續高速趕路,他必須拉大和秦初、商千墨的距離,他不敢再被秦初和商千墨追上,他已經沒有多少精血可以燃燒。

    又追蹤了幾天,沒有找到炎雷主宰的線索,確定炎雷主宰已經跑掉之后,秦初和商千墨兩人駕馭著虛空飛舟回轉了。

    “秦初,不要郁悶,炎雷主宰兩次燃燒精血和神魂之力,這是根基上、本源上不可逆轉的創傷,再者丹田也被你傷了,可以說實力已經下滑到了一個極限,以后他沒有跟你,跟我們爭鋒的資格。”看著秦初,商千墨開口了,其實一些事情她和無為院主、囚羽主宰內心有估算,想弄死炎雷主宰和天魔主宰很難,誰都知道打不過就跑的道理。

    “我知道,事還是要慢慢做,不知道院主和囚羽前輩追擊天魔主宰是什么情況。”秦初泡了一壺茶,雖然沒弄死炎雷主宰,戰果差了那么一點事,但也算能接受。

    “那家伙好不到哪里去,即便是他燃燒了氣血和神魂之力,想要跑掉也不容易,因為無為院主和囚羽主宰了解他的氣息,想逃出這個范圍不容易,要付出大代價。”商千墨開口說道。

    “不過他身上有洞天寶物,跑出去一些距離后,他可以進入洞天寶物,下了封禁后藏身,不容易找到。”秦初想了一下說道。

    “有這個可能,不過他已經被重創,想要恢復也不容易,未來的一段時間內,大局面是我們主導。”商千墨開口說道,過去的日子她不容易,擔心被炎雷主宰和天魔主宰算計,她都不敢在天界大搖大擺的行走,畢竟她和囚羽主宰不一樣,囚羽主宰和無為院主關系好,她屬于單飛的。

    隨后的交流中,商千墨說了回去后,就著手對炎雷圣族的打擊。

    天界最早是四大圣族,炎雷圣族就不是天界的圣族血脈,一直也是跟四大圣族對立,炎雷主宰和天魔主宰算計了神力主宰,基本就確定了炎雷圣族的立場。

    對于商若雨的提議,秦初沒有意見,一些事情已經明了,為了天界的大局面,一些事情就是要做,炎雷圣族也是朱雀圣族正式歸來前的一些障礙。

    沒什么事情,秦初查看了炎雷主宰的洞天寶物,發現了一枚火紅的神格。

    “姑姑,這一枚是不是主宰級神格?是屬于神力主宰的神格?”拿著火紅的神格,秦初看向了商千墨。

    “是主宰級神格,應該是屬于神力主宰。”商千墨點了點頭,一些事情她是可以確認的。

    將主宰級神格又丟回到炎雷主宰的洞天寶物內,秦初搖了搖頭,“等院主和囚羽前輩回去后,我們再商議戰利品的分配。”

    “不需要什么分配,這是屬于你的,是你斬下了炎雷主宰的手臂,獲得洞天寶物。”商千墨開口說道。

    “晚一些再交流一下。”秦初開口說道。

    回程的路途中,秦初打坐修煉著,他的修為還是高速提升狀態,這一次沒有殺死炎雷主宰和天魔主宰,他覺得還是實力不夠,如果速度夠,炎雷主宰燃燒精血也可以弄死。

    
北京pk10开奖结果 北京赛车pk拾精准计划 优发娱乐官网手机网页版 山东体彩论坛 广东快中彩中奖规则 江西11选5赢钱技巧 大智慧股票分析软件 靠谱小额投资理财项目 贵州快3走势图基本分布图 天津十一选五开奖结果一定牛 河北快三河北十一选五 娱乐电玩城游戏 双色球免费版 股票融资还款技巧 股票开盘时间 上海十一选五开奖历史 福建快三跨度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