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修真小說 > 武道凌天 > 第2640章 有局限性
    底氣來源于實力,有實力解決危機,那么就是無懼的。

    秦初出關后幾天,商千墨帶著秦子陽和莊妍回來了,他們在白虎圣族的棲息地呆了幾年,已經歸來了,下界來的白虎族人已經融入了天界白虎圣族。

    看到秦子陽后,秦初發現秦子陽這幾年提升得很不錯。

    “秦初,拐了你兒子幾年,你不介意吧?我可是沒耽誤他和莊妍的提升。”看到秦初后,商千墨開口解釋了一句。

    “沒介意!孩子大了,都有自己的生活,只要沒做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我不過問。”秦初開口說道。

    坐在一起,商千墨感謝了秦初和商若雨,七武世界的白虎圣族成員,雖然修為境界比較低,但血脈層次比天界的那些白虎圣族外圍族人要高出很多。

    “姑姑,太客氣了,做為七武世界白虎圣族曾經的管理者,我希望看到他們都好。”商若雨搖了搖頭。

    隨后秦初詢問了商千墨,關于青龍圣族和玄武圣族的事情。

    “姑姑,荒神前輩說了,四大圣族關系到天界的氣運,目前朱雀圣族和白虎圣族都有一些消息,但是除了七武世界,再沒有青龍圣族和玄武圣族的消息。”秦初開口說道。

    “我也不清楚,我了解的少!白虎圣族上一任主宰修煉絕學失誤,傷了自身根源,導致天人五衰劫數提前到來,他失敗后,我煉化了他的神格,成為了白虎圣族的新主宰,對于天界一些歷史知道的不多,你有時間了,可以問問無為院主。再者玄武圣族和青龍圣族在七武世界有傳承,你也可以選擇將他們轉移過來,天界是我們百族修煉者的根基,發展空間也大。”商千墨對著秦初說道。

    “過去,我一直有顧慮,連自己父母都沒有接來,是因為沒有自保之力,遇見了危機后,身邊的人會被連累。現在一些事確實可以思考,不過還是要穩妥一些,畢竟有炎雷主宰和天魔主宰虎視眈眈,一個不注意就容易出現大損失。”思考了一下后,秦初開口說道。

    “你思考得也對,我們再打探打探,看看天界有沒有青龍圣族和玄武圣族的傳承吧!”商千墨開口說道。

    秦初沒有再說什么,之前他詢問過龍纖羽,因為龍纖羽是青龍圣族血脈,她出身也不是七武世界,可沒詢問出結果,有記憶以來,龍纖羽就是一個人。

    秦初出關,秦子陽夫妻也回來了,秦府熱鬧了起來。

    跟家人團聚的時候,秦初也傳授了三個兒子殺生劍氣,因為無生劍氣他們已經研究明白。

    兄長和弟弟都得到了好處,秦子萱和秦子嵐不滿意了。

    “不傳授你們無生劍氣、殺生劍氣,是因為殺性太重了,為父思考一下傳授你們其他的。”看到女兒不滿意,秦初很無奈。

    思考了一下,秦初將誅仙劍法傳授了秦子萱和秦子嵐,有了收獲后,兩個女兒才滿意。

    呆在家中,秦初生活很安穩,他麾下的疆域也安穩,他麾下的主神,知道頭頂有強力的人物罩著心里也踏實。

    幾年的時間,鎮鳶的實力提升了很多,是戰斗實力,是那顆在時空大潮汐內獲得的魔心所帶來的能力。

    煉化魔心,讓她的氣血之力強橫起來,另外還領悟了一種天賦絕招天魔拳法,威能很強,秦初幫著她測試過威能,同級修煉者之間硬撼,很難是她對手,再者她女子柔弱的身軀內,藏著強大的爆發力,欺騙性也是極強。

    除了鎮鳶的提升之外,一年前陸雪煉化了秦初提供的神格,進入了主神境,秦初身邊又多了一位主神境強者。

    原本秦初打算安排陸雪去輝月主宰麾下空缺主神的疆域去主導一方,但陸雪沒有去,她說了,還是愿意呆在秦府做管家,這是她的本份。

    之前秦初覺得,陳清頤應該在陸雪之前進入主神境,現在這個結果說明,陳清頤的修煉資源上,還是不夠,畢竟不是所有人都有神晶。

    秦初的幾位妻子也是進展神速,除了龍纖羽之外,商若雨也進入了神境。

    龍纖羽的基礎好,有神晶提供神力支持,進入神境是水到渠成;商若雨進入神境,是因為除了有秦初的支撐,商千墨也出了力。

    另外上叔瑜、石青妃、武心柔和君綰的提升都不慢,在進入天界、在跟秦初在一起之前,她們都是十分優秀的修煉者,只是跟秦初在一起,被比得不明顯了。

    因為自身是修為提升階段,秦初也不著急去處理一些事,他是需要去找炎雷主宰和天魔主宰為神力主宰復仇,但現在的情況是,他修煉的時間越長,復仇的機會就越大。

    在家中休息,秦初也是沉淀著自身,這幾年時間的修煉,讓他對十二屬性毀滅界域的使用更加純熟了,噬天黑水的運用也是如臂使指,已經可以完美的融入界域當中。

    這天和家人一起吃東西的時候,秦初看向了上叔瑜,“師姐,你說青龍圣族到天界發展合適么?”

    上叔瑜看向了秦初,“合適,也不合適!有利有弊,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夫君一定會多費心,沒有夫君的扶持,他們發展不起來的。”

    “我費不費心倒是無所謂,主要是安穩問題,在七武世界,岳父和岳母他們很安穩,到了天界就要承擔危機。”秦初說了自己的擔憂。

    “夫君有想法的話,就讓他們自己選擇了。”上叔瑜開口說道。

    秦初點了點頭,四大圣族關系到天界的氣運,這點他需要思考,朱雀圣族和白虎圣族本身在天界發展,這就無所謂了,可青龍圣族和玄武圣族就需要仔細斟酌,讓人家挪地盤,那出了風險,責任是誰的?

    “有利有弊的事情,最主要就是選擇,在下界發展,局限性還是很大,這不應該是圣族血脈成員該有的眼界,或許夫君的擔心是多余的。”商若雨開口了。

    
北京pk10开奖结果 河南十一选五奖金分配 彩票一分钟一期的软件 娱乐场名称 海南飞鱼彩票的技巧 腾讯分分彩官网首选 山西快乐10分走势图 11选五开奖吉林省 大盘股票 浙江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 快三玩法规则 上海时时乐万能六码走势图 湖北11选五任三遗漏 炒股养家 广东十一选五乐和彩 十一选五任二稳赚技巧 群英会胆拖中奖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