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修真小說 > 武道凌天 > 第2351章 無法忍受
    因為生氣,因為屬于自己的那三分田地被踐踏,禪錚的動作很粗魯,沒有什么溫柔,就是暴力的沖擊,一邊沖擊一邊賤人、婊子的罵著,可陽媚舒服了。

    起身之后,禪錚離開了,他有點后怕,但更多的還是生氣,如果是尋常的女人,撇掉就算了,可陽媚給他生了一兒一女,一起生活了無數年月,現在卻被其他人騎了,他無法忍受!

    禪錚走后,陽媚起身了,開始了修煉,她剛剛掠奪了一位修煉者的仙印能量,她要煉化為己用。

    離開了陽媚的住處,禪錚還是十分的生氣,但沒有什么辦法,他能怎么樣?殺陽媚么,他不是陽媚的對手,對陽媚下手那首先倒霉的是他;去通風報信么,首先看在女兒的面上他不想把事做絕,再者他通報給第六神將,第六神將能擊殺陽媚么?如果不能擊殺,那么陽媚就會弄死他!

    天青山區域的戰場還是老樣子,但秦初的心緒逐漸穩了,他就當是在宗門修煉了,呆在無為道院修煉也就是現在這個樣子,提升修為,然后實戰沉淀,在這里還能獲得戰功,也是為百族出力。

    秦初身邊的九位天君境近衛,跟秦初也都熟悉了,秦初為他們提供了丹藥,至于誰能進入半步神境,那就看機緣了。

    鎮鳶和陸雪,兩人一明一暗也是努力的修煉,擺在她們面前的都是成神之路,都是光明大道,她們走下去就可以。

    這天修煉完畢,秦初到陳清頤的主帳內坐了坐。

    “小八!你本尊的秘寶和武器等級雖然有些偏低,但靈性十足,但是戰斗分身的不行,晚些時候要改變一下,我們永恒山有器道宗師,可以幫你解決。”陳清頤對著秦初說道。

    “嗯,晚一些時候,等這里的戰爭結束再說。”秦初點了點頭,他本尊的葬天棺和誅邪劍都不需要別人幫忙,可以自我晉升,但戰斗分身、火焰能量身的武器還是不行,戰斗中不用能量保護,就擔心被震斷,他的戰利品中也有高端武器,但和他屬性不合。

    “這件事三姐跟永恒山那邊發信函,準備一下。”陳清頤對著秦初說道。

    秦初點頭沒有拒絕,“謝謝三姐。”

    “你跟三姐還客氣?你是永恒山的神將,一些事情是應該的。”陳清頤搖了搖頭。

    從陳清頤的主帳出來,秦初又去叔獵的主帳走了走,在叔獵的主帳,秦初看到了叔獵和蔡云。

    秦初到來,叔獵和蔡云十分的開心,兩人讓近衛生火,烤肉弄起來,拉著秦初就開始喝酒,他們倆和秦初可是不生份。

    叔獵和蔡云豪爽,這一頓酒,秦初喝得也是很痛快。

    回到了自己的主帳后,秦初靠在大椅子上就睡覺了,給秦初蓋了毛毯之后,陸雪開始了打坐修煉。

    日子就在平淡中渡過,秦初沒有再獲得魔神晶,哪怕是次品的。

    其實在百族修煉者的眼前,魔神晶就沒有次品和精品的區別,反正是都不能使用。

    秦初也不敢大張旗鼓的詢問誰有,誰沒有,因為魔神晶是禁忌,他如果求購,很多人必然要詢問他要魔神晶做什么?是不是要走邪路?

    好在鎮鳶還有魔神晶可以使用,再者就算是魔神力夠了,仙印可以達到蛻變,她的修為還不夠呢!

    有些事情,秦初想不到,在陳清頤跟他說過武器的事情后,永恒山的器道宗師過來了,是永恒主神的意思,這讓秦初很震驚,這待遇也太好了一些。

    陳清頤告訴秦初,神將是永恒山的核心,就是有一些待遇,再者現在是戰爭時期,提升神將的戰力也是正常的。

    丹道宗師許河是永恒山的長老,見到秦初很客氣,說了奉永恒山主令諭,來為秦初晉升武器和秘寶,材料他都帶了一部分,用了什么,秦初在清單上簽字就可以,不過能材料要從戰功內扣除,這是規矩。

    秦初把戰斗分身的武器、火焰能量身的火焰劍拿出來交給了許河,也將自己積累的材料拿了出來。

    看到秦初的材料,許河眼睛冒光了,“這跟進入我們永恒山倉庫的感覺差不多了。”

    “辛苦許長老了。”跟在許河身側的陳清頤開口了,她陪著許河過來的。

    “沒什么,你們在前方戰斗,我們后方人員也要做一些努力。”挑選了材料后,許河直接開始為秦初晉升武器。

    秦初和陳清頤在一邊等候,陸雪泡了一壺茶后,就站在了一邊。

    “小八,你現在是富得流油,小五和小七可能都比不了你,不過你四姐不一樣,她曾經是外海的一方霸主,你懂三姐的意思么,缺什么找她。”陳清頤對著秦初說道。

    “三姐說話還比較含蓄,你就說我過去是海盜就完事了,我當海盜怎么了?搶得都是身上有惡行的人。”姚雨出現了。

    看著有些富態,一臉溫和氣息的姚雨,秦初怎么也和海盜聯系不到一起去。

    “誰臉上也不刻字。”陳清頤仿佛猜到了秦初在想什么。

    半個月的時間過去,秦初戰斗分身、火焰能量身的武器都進化好了,比本尊武器等級都高,是天君境,當然了秦初也放了幾次血。

    “秦神將,本座的煉器術也只是能打造天君境武器,再無法高了,還有其他的么?”半個月的時間沒閑著,許河依然是神采奕奕。

    思考了一下,秦初將真武碑拿出來了,又拿出了天誅之刃,天誅之刃他很久就不用了,因為等級跟不上,不如他直接施展幻靈斬之刃。

    看了一下真武碑后,許河搖了搖頭,“這件秘寶無等級,它是世界崩塌后的精華所鑄造,很難破碎,當然了也很難進化,用下去會出現兩種結果,一種是遇見了強力攻擊,破碎成塵;另外一種就是產生器靈自我進化,是哪種結果這沒人知道。至于這靈魂利刃,接下來就不是進化了,是以它為模板核心再打造一件。”許河看了秦初一眼,他沒想到秦初身上竟然還有著這么低端的東西。

    
北京pk10开奖结果 青海快三预测软件 江苏11选五开奖结果一定 广西十一选五网站 河南快3平台下载安装 福彩3d预测专家预测 福建体彩31.36开奖直播 快乐十分钟选号技巧 大发极速时时彩计划群 江苏11选五投注技巧 股票开盘时间和收盘时间 贵州快3走跨度走势图 青海快3走势图结果 全球彩票app下载 腾讯分分彩走势图分析 福建11选五5走势图一定牛 每日股票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