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修真小說 > 武道凌天 > 第2102章 承諾太重
    目視君長歌殘魂離開的方向,君長瑜躬躬身,接下來她只能祝福,剩下的事情要靠君長歌自己,成功與否,也需要看命數。

    隨后的幾天,秦初和龍纖羽一直呆在望海城內,有時候也會出去轉轉,君長瑜每天都會過來跟龍纖羽和秦初做一些交流。

    這天君長瑜來到了秦初的住處,“秦仙君,有消息了,一直在外邊尋找,實際上他們就在望海城附近的一座小城內。”

    “可不可以帶著我過去看看?”秦初有點激動了。

    “這沒問題!”在君長瑜的帶領下,一行人開始趕路。

    路途中,君長瑜跟秦初介紹了情況,墨家嫡系投奔的是她麾下的一位仙君,她一直朝著外邊調查,忽略了身邊,所以最近才查到。

    一個時辰后,一行人到了望海城附近的一座小城,到了一座規模比較大的莊園前。

    一行人趕到了莊園的門口,一位仙君出現了,他對著君長瑜和龍纖羽躬躬身。

    “城主,屬下欠下墨家一個人情,答應了護佑他們,所以他們不能在望海界出事,還請大人明鑒!”這個白袍仙君對著君長瑜躬躬身,得知有人追查墨家人的下落,這個仙君覺的事情不好,所以特意等在這里求情。

    “這一位是秦初仙君,他過來想問一些事情,并不是要傷害墨家人。”君長瑜開口說道。

    隨后在這位仙君的帶領下,一行人到了莊園內部,見到一群人,是墨宗嫡系所屬。

    “我們已經被趕了出來,你們還要如何?要殺就殺,我們不會妥協!”一個老者站出來了,臉上帶著怒意。

    “墨老,對方沒有惡意!”帶路過來的仙君臉色變了,現在有大能境修煉者在場,一個惱怒那就是要殺人的。

    “沒有什么要殺人,過來是找你們了解一些事情,你們也不要有敵意。”秦初身子一震,血肉分身出現了,是黑獄老爺子傳授給他的墨家嫡系絕學,他是要表明身份。

    “墨家的不傳之秘同源分身,你怎么會?”看到秦初的戰斗分身,墨家的老者眼內出現了震驚。

    “撫養我長大的人叫墨天宸,墨天宸你們該知道吧?我算是他的傳人。”秦初開口說道。

    聽了秦初話,墨家人的眼內全是詫異,接著都躬身了,稱呼了一聲公子。

    “你們既然知道了情況,想必該知道我不會傷害你們,只是想打聽一些事,另外我也可以表明我的誠意。”說著話秦初將鎮壓在葬天棺世界內的屈于峰轉了出來,一腳踢到了墨家人身前。

    “屈于峰,我殺了你!”墨家陣營內的一個女子怒吼了一聲,不過被其他人攔住了。

    “我去過墨宗了,且將他抓了出來,也見過了墨宗的太上,他是不知道一些事情,也就是說墨家嫡系被排斥,墨宗太上并不知情。”秦初開口說道。

    “你是天宸小族長的傳人,就是我們公子,不知道公子來找我們,是有什么事情么?”墨家的老者看著秦初說道。

    “天宸老爺子去了何處你們知道,我想找回去的路,接他過來。”看著墨家的老者,秦初隱晦的提了一句。

    “墨家被打擊后,一些東西就毀掉了。他當初打壓墨家,讓墨家交出與下界聯系辦法,墨家不肯,隨后墨家經歷了悠久歲月的傳送大殿,也就是聯系著一些世界的傳送陣所在,就被他毀掉了,這也是我們明知道天宸小族長在下界,卻無法迎接回來的原因。”墨家老者重重的踢了屈于峰一腳,秦初仰天呼出了一口氣,“還是要經歷一些波折啊!”

    “不過我這里有一份虛空通道圖,是墨家老祖當初布置傳送陣所走的路線,不過需要時空潮汐出現的時候才可以使用。”墨家老者將一分獸皮卷軸拿出來,遞給了秦初。

    “謝謝前輩,這個人,你們可以關押起來,但我不建議殺,因為我希望我家天宸老爺子歸來的時候能手刃仇人。”秦初對著墨家的老者說道。

    “好的,公子放心,我們可以做到。”墨家老者點點頭。

    “那事情就這樣了,另外墨宗太上,對墨家嫡系是有情感的,方便的時候回去個人,去探探口風。多謝君城主了,這件事結束了!”對著墨家的老者交代了一句后,秦初對著君長瑜抱抱拳,不能直接聯系玄黃大世界這比較遺憾,可他也不是沒有收獲。

    “照顧好他們。”君長瑜對著麾下的仙君留下了一句話,然后帶著秦初和龍纖羽離開了。

    “曾經的墨宗是很強大的宗門,不過走了下坡路,起起伏伏也是人間常態。”帶著秦初和龍纖羽從莊園內出來后,君長瑜開口說道。

    “結果還算不錯,這次多謝君城主了。”秦初對著君長瑜抱抱拳。

    君長瑜笑了笑,“這不算什么事情,也就是舉手之勞。”

    回到了貴賓別院后,秦初拿出了獸皮卷軸,接著開始研究。

    研究了一下后,秦初嘆了口氣,穿梭虛空,到虛空亂流的廢墟中建立傳送陣的難度太大,他做不到,當初墨家老祖也做不到,是借助時空潮汐,虛空亂流不狂暴的時候架設的傳送陣。

    “不行么?”看著秦初嘆氣,龍纖羽開口詢問著“不行!墨家老祖在時空大潮汐時期,在虛空中找到了廢棄的空間,架設了中轉傳送陣。然后趕到了其他世界,切開了世界壁壘,讓洞天寶物內仙之境之下的修煉者進入,架設的傳送陣。”收起了卷軸后,秦初搖了搖頭。

    “那也只能先穩穩了,等待時空潮汐來臨的同時,努力修煉,哪個方向通了就走哪個方向。”龍纖羽開口說道。

    秦初點了點頭,虛空傳送陣被屈于峰毀了,這點是無奈的。

    又休息了兩天,秦初和龍纖羽打算離開了,來望海界,辦了君長歌的事,找到了墨家嫡系,這個結果秦初還是能接受的。

    “秦仙君,大恩不言謝,一些事我君長瑜記在心里了,不管有什么麻煩,只要你的口信書信來到望海界,君長瑜必定到場,不問對錯,會站在秦仙君這邊。”送秦初和龍纖羽離開,要分別的時候君長瑜開口了。

    “這個承諾太重了,秦初在這里多謝君城主。”對著君長瑜抱抱拳,秦初進入了龍纖羽的大型飛舟。

    “城主,你剛才的承諾不合適,如果秦初走入了邪途呢?”看著龍纖羽的飛舟離開,君長瑜的一位心腹開口了。

    
北京pk10开奖结果 陕西体彩11选5选号技巧 天天分红投资理财项目 贵州茅台股票分析2019年最新消息 福建快3开奖列表 彩票走势图怎么看能懂 泳坛夺金快赢app下载 11138排列3预测 天津快乐十分玩法秘籍 私募基金配资模式 股票指数期货定价分析研究 银行可以给私募基金配资吗 中国体育彩票快3 四川省金7乐 极速赛车彩票官网 新疆11选5任三推荐 股票涨跌计算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