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修真小說 > 武道凌天 > 第1520章 大帝閣主
    “這東西蘊含著的道韻很多,煉化后對自身的幫助比較大,們大家誰需要誰拿去!”秦初看著在場的幾人說道。

    在場的幾人都搖頭了,道心是好東西,他們的后人也都需要,但沒辦法拿,沒資格拿,也拉不下臉,大帝都是秦初殺死的,他們只是敲敲邊鼓,現在厚著臉皮拿東西?再者秦初身邊的人也需要!

    沒人拿,秦初就將道心收了起來,在場的都是大帝,每個人都有尊嚴,他也不能施舍一樣的將道心送出去。

    “哈哈!秦初,我可是跑了好幾個地方才將這些東西撿回來,今晚要請我喝酒。”白鈞對著秦初說道。

    秦初大笑了起來,“這都不是什么問題。”

    只剩下一個宮元邪,秦初心里的壓力小了很多。

    跑了?秦初不信宮元邪能跑掉,失去線索,這也只是暫時。

    秦初陪著一群大帝喝了一頓酒,一群人才散去,剩下的都是秦初的家人。

    一家人坐在一起,秦初就想著道心的問題了,君綰不說了已經是大帝,武心柔也到了帝境。

    想了一下,秦初將道心拿給了石青妃、商若雨和上叔瑜,道心絕對能助力她們進入帝境。

    給了妻子三顆,秦初手里還有三顆,有一顆是不能動的,那要給黑獄主人。

    “夫君,不考慮給幾個孩子么?”君綰看著秦初問道,武心柔幾個人,身為孩子的母親不好詢問,她要問問。

    “不考慮,他們的資質沒問題,基礎打得好,不需要這些外物。剩下的道心,給黑獄老爺子一顆,剩下兩顆再看情況。”秦初開口說道。

    “也對,我們家幾個孩子的資質都沒問題,再者說了,夫君到了大世界,跟對戰,落在手里的大帝也不會少。”君綰想了一下后說道,她覺得秦初安排的有道理。

    喝了一杯茶,秦初搖了搖頭,“我估計沒這么簡單,如果能隨意掠奪道心,那大荒殿也不需要煞費苦心的來統治天武大世界。”

    聽了秦初的話,君綰等人也覺得有道理,玄黃大世界一定有著玄黃大世界的規矩,如果修煉者肆意的殺戮,提升自身,那是真亂套了,規矩在哪里都有,有人的地方就有規矩,有秩序。

    交流了一下后,秦初坐著傳送陣前往七武歸元殿,晚些時候帝秦家族就要幫著他替換傳送水晶,因為大帝級傳送水晶,有大用場。

    到了七武歸元殿,秦初見到了黑獄主人。

    見到了黑獄主人后,秦初心里震了一下,因為黑獄主人的修為是圣王境巔峰,這就是曾經七武世界霸主的厲害之處,到了天武大世界后,崛起的速度極快。

    拿出了一顆道心,秦初交給了黑獄主人,也說了效果。

    “拿給我合適么?天武大世界一定有更合適煉化道心的人,再者瑜兒她們也需要!”黑獄老爺子開口說道。

    “師姐她們我已經給了,至于其他人,他們也不是我秦初的老爺子對不對?”秦初笑著說道。

    黑獄主人大笑了起來,他喜歡秦初的這種魄力,他做事也是這樣,覺得怎么合適怎么做。

    陪了黑獄老爺子幾天,秦初說了外邊的情況,說了大局面,也說了自己要去玄黃大世界的事情。

    “我不愿意扛著這些事,可現在有能力,一些事情就得擔起來,在解決問題的路上,也就成長起來了。”看著秦初,黑獄主人的眼神有些軟,他一輩子無兒無女,秦初在他眼里就是自己的孩子。

    陪了黑獄主人幾天,秦初坐著傳送陣離開了七武歸元殿,回到了七武秦府,這時候秦月明已經帶著人處理傳送陣的問題了。

    回到了七武秦府,秦初進入到葬天棺內,開始了新一波的提升,在尋找宮元邪的同時,他也要強化自己,他的身軀境界到了大帝初期巔峰,在再努力努力就有希望進入到大帝境中期,這對他來說是短時間內最快的提升。

    秦初閉關了,但天武大世界沒安靜,因為城主府召開了會議,七武秦府的代表是君綰,她也是會議的主持者。

    這次會議的主要議題,是關于大帝境修煉者的規范,天武大世界的大帝多了,以后還會有新的大帝境修煉者出現,如果不制定出規矩,那接下來就亂套了。

    做為大帝境修煉者,做為城主,君綰提議成立一個大帝閣,大帝境修煉者都加入,大帝閣內設立一些制度,所有的大帝都要遵守,不遵守的,就視為天武大世界的公敵。

    所有人都沒有意見,接著大家一起擬定了一個規則制度。

    制度也很寬松,關鍵性的也就是兩點,第一點大帝境修煉者不能參與勢力爭霸,不能主動攻擊大帝境之下的修煉者,當然了不敬大帝者,可視為挑釁,可殺之!

    第一任大帝閣閣主是秦初,這是無可爭議的,副閣主由秦鎮元擔任了。

    君綰是拒絕了對她的副閣主的推舉,秦初要去玄黃大世界,她要跟著。

    秦初知道了這些事,他本尊閉關,君綰跟他的戰斗分身說了會議結果。

    楚狂刀回到了北海,跟楚家說了宮元邪的事情后,楚家號召北海的各大勢力,對著北海蒼山區域開始了搜索,是不放棄任何一寸土地的搜索,就是挖地三尺,也要把宮元邪挖出來。

    三個月后,秦初本尊出關了,他的身軀突破出現了一點問題,差一點點,就是打不破不了大帝境初期的瓶頸。

    秦初出關后,先跟君綰溝通了一下,君綰跟他說了大帝閣的情況,以及制定出來的規則。

    “我當這個閣主有什么意義呢?我沒時間管事情,解決了宮元邪,我就要去玄黃大世界了。”秦初開口說道。

    “我提過這點,但鎮元老祖、白堂主等人,都覺得大帝閣的閣主只能是,考慮到比較忙,就安排了一個副閣主,他們推舉我,我拒絕了。”君綰開口說道。

    “嗯,北海那邊有沒有消息?”秦初看著君綰問道。

    
北京pk10开奖结果 配资图片 陕西体彩11选五技巧 云南快乐10分开奖直播 安徽省快三开奖结果 华煦期货配资 股票配资 期货配资 贵州快3和值走势 上海快3开奖结果查询1-82 排列五走势图表图 排列五开奖200期 股票融资协议书 甘肃十一选五遗漏数据查询 海南体彩飞鱼彩票 排列三走势图带连线的300 四川配资公司 湖南十分快乐一定牛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