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修真小說 > 武道凌天 > 第1367章 你相信么
    “解惑?那你說說看,你有什么疑惑。”蘭婆婆看了看秦初后說道。

    被蘭婆婆那一雙看透世間的雙眼注視,秦初感覺自己好像沒有了秘密一樣。

    “是這樣的,君綰跟我去裂風峽的戰斗的時候,面紗掉落,她說牽扯到了很多,我想知道這件事對她有什么影響,跟我有什么關系,我能為她做多少。”秦初說了自己的來意。

    蘭婆婆看了看秦初,讓旁邊的管事泡了一壺茶,然后揮手讓其下去了。

    “說起這件事,就要說起我們君氏一族的一些往事了,你和我們君氏一族關系很好,婆婆就跟你說說。”蘭婆婆打量著秦初說道。

    “婆婆放心,秦初一定守口如瓶,不會亂說這些事。”秦初做出了承諾。

    “君氏一族的歷史很久遠,是遠古遺族,并不是這個世界的原住民,算是外來的。在族譜的記載上,我們君氏一族參加了一場大戰,卷入了紛爭,那一場戰爭我們君氏一族成為了勝利者,但是被詛咒了。我們君氏一族的男子,都很短命,沒等修煉出成就,壽元都就到了;女子相對好一些,這是因為我們族內出了一位卓絕的族長,她的成就很高,變相改變了詛咒,她給我們君氏一族留下了血池,血池內的能量帶有她給我們族人的庇佑之力。我們君氏一族的女子,出生后都會戴著擁有血池庇佑之力面紗,遮擋詛咒之力的降臨,直到嫁人后得到夫君命數改變。”蘭婆婆對著秦初說道。

    秦初臉色變了,“君綰她沒有嫁人,現在面紗掉了,她又不戴上,這不是鬧呢!”

    “你先冷靜下,事情已經發生了,我們就淡然看之。正常來說,面紗擁有著特殊能量的加持,即便是帝境能量也斬不斷,就是將她頭部重創,也斷不了面紗。可她的面紗系帶就是斷了。這有兩個可能,當時你和她在一起,應該說你們兩人的能量交織在一起,你們之間有宿命姻緣,你可以保護她,所以先祖的庇佑之力不需要了;另外就是你身上的能量過于霸道,碾壓了庇佑之力和詛咒之力。”蘭婆婆開口說道。

    秦初打算給自己倒茶的手放下了,這茶水這他還喝得下去嗎?有宿命姻緣……這可能么,君綰那是副城主,也是傲嬌無比的女人,怎么可能跟他有姻緣呢?除去這一點,那就是自己擁有碾壓庇佑之力和詛咒之力的東西,自己有么?秦初不知道!

    “事情就是這么個事情,綰兒可以說是處于在危險的邊緣,如果問題解決不掉,那么詛咒之力什么時候降臨誰也不清楚,你們之間的事情,自己慢慢處理吧!”蘭婆婆開口說道。

    秦初渾渾噩噩的從君來客棧內走了出來,他不知道怎么處理這件事了,君綰處于危險中,這點是可以肯定的,因為沒有嫁人,沒有夫君的命數改變,又沒有了面紗的庇佑之力,就是處于危機中,至于說自己身上有碾壓庇佑之力和詛咒之力的能量,他不知道啊?不死金身的能量么,還是什么其他。

    回到了七武秦府,秦初到了湖畔邊躺椅上躺下了,也沒有煉丹,腦子里亂糟糟的,秦月離來了一次又走了,說了什么秦初都不知道;鐵牛來了一次,說了什么他也不知道。

    七武秦府的門口,鐵牛和云華聊著天。

    “老大,他是怎么了,跟掉了魂一樣。”鐵牛有些想不明白。

    “誰跟掉了魂一樣?”君綰來了,正好聽見了鐵牛的話。

    “我家老大不知道怎么了,我剛去找他,他失魂落魄的,我說什么他都沒有回應。”鐵牛開口說道。

    君綰提著羅裙,進入了七武秦府,“這是被什么刺激了?”

    到了湖畔邊,君綰看到了秦初,她也感覺到了秦初的變化,沒有以往的那股銳氣。

    “秦初,你這是什么情況?”君綰來到了秦初身側,伸手在秦初的眼前晃了晃。

    “你還有心情跟我在這里晃?你說說現在到底是什么情況?”聽到了君綰的聲音,秦初坐起身來。

    君綰坐下了,“什么什么情況啊?你這是怎么了?”

    “面紗掉落的事情,你到底弄明白沒有?到底是因為我的關系,還是怎么回事?要怎么解決,難道你等著詛咒之力降臨么?”秦初的語氣有些重,這都什么時候了,君綰還能這么淡然。

    “你問了蘭婆婆,蘭婆婆怎么說?”君綰拿著桌子上的茶壺,就給自己倒了一杯茶。

    看看左右沒人,秦初就將情況說了一遍。

    君綰沉默了一下,“情況你都知道了,你讓我怎么辦?我能怎么辦?”

    “多么多年在中荒城生活,你沒有合適的意中人么?”秦初開口問道。

    “沒有!沒想過這個,你別出餿主意了,就這樣吧!”君綰嘆了口氣,一些事情她也是沒辦法,不過事情出了,她也能坦然面對。

    “說我能壓制庇佑之力和詛咒之力,這我真不知道,我也不明白。至于說我們之間有宿命緣份,這你信么?”秦初看著君綰問道。

    “你信么?如果你信,那我就信了。”君綰沒有回頭,而是看向了湖面。

    秦初有點蒙了,因為君綰的話蘊含著一些意思,他如果信了,那她就沒問題,意思就是這個意思。

    站起身來,秦初來回踱步整理了思路,這件事突然變向了,他不是傻子,難道還要人家再說什么?

    “很抱歉,我的事情給你帶來了煩擾,從你出現在中荒城后,我就沒給你帶來什么好事,一些事我不太怕。”君綰低聲說道。

    “你這說得都是什么?你對我的幫助,我很清楚,上次被伏擊那是對方的算計,雖然你脾氣不太好,但你對我的好,我知道。”秦初有些著急了,因為君綰的話有些悲觀。

    君綰悶聲沒說話,秦初也沒有再說話,一些事情他們都要思考。

    “要么我們先去西荒,回來再說這些事情?”君綰看著秦初問道。

    “不行,我要再見一次蘭婆婆。”秦初想確定一些事。

    
北京pk10开奖结果 3d试机号开奖号今天 秒速时时彩 重庆幸运农场选号诀窍 喜乐彩开奖 吉林11选5中奖规则及奖金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直走 福建今天快三走势图 深圳风采2011077 广西福彩快乐双彩开奖 福建十一选五走势图福建十一选五五码分布走势 安徽11选5今天开奖结果查询 招行理财产品 股票行情实时查询600864 个人投资理财方式比较 江西快3助手走势图 金7乐多期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