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修真小說 > 武道凌天 > 第1361章 面紗的事
    秦初有點蒙,不知道這是怎么回事,連忙躲避,可君綰要打他,不能還手的情況下他怎么躲避得了?只能被打。

    被打了幾下后,君綰的一拳敲在了秦初的左胸口上方。

    打在了傷口上,疼痛感上了心頭,秦初只能抱住了君綰,“別打啊!”

    被秦初抱住,貼在秦初身前的君綰,看見了秦初的衣袍上逐漸被血跡浸紅。

    “松開我!”君綰著急的推著秦初。

    “不松!當時那情況,你很難頂住對方的那么多人的靈魂攻擊,我只能收你進葬天棺。”秦初不松手,他不明白君綰這是怎么了,怎么會這么暴躁,自己將其關在葬天棺內,不也是為了她的安全好么?

    “松開我,你的傷口流血了。”君綰開口說道。

    聽到君綰這么說,秦初才松開了抱著君綰的雙臂。

    “坐下,我幫你看看傷口!”后退了一步的君綰看著秦初說道。

    拿出一把椅子,秦初坐下了,并解開了外袍。

    打開了秦初的內衣,君綰看到了秦初那有些發黑,還有能量對碰的傷口。

    “怎么會這樣?”君綰皺皺眉。

    “那個妖卿的能量有些特殊,所以不好恢復,晚點我慢慢研究它。”秦初開口說道。

    君綰拿出一條新羅裙撕開了,幫助秦初包扎了一下。

    君綰幫著包扎好傷口,秦初又換了一件外袍。

    “他們估計不會追了,我們先回中荒城,然后再想辦法。”君綰對著秦初說道。

    “我想再回去看看,那幾個家伙的狀態不是很好,特別是那個被無生劍氣斬斷了手臂的家伙,我在裂風峽入口蹲守,有機會,就弄死他。”秦初開口說道。

    “不行!他們的人太多了,且都是帝境巔峰,他們恢復一下后,我們想要靠速度跑掉很難!這一次能跑掉是因為我狀態好,而他們被罡風大陣沖擊得受傷,再加上消耗,才追不上我。”君綰不同意秦初的意見。

    聽了君綰的話,秦初沒有再說什么,他雖然有些不甘心,但也不能堅持,畢竟風險性確實大,他不能拉著君綰去冒險,對方也確實強勁。

    君綰出去趕路,秦初繼續療傷,用不滅劍體的能量,去研磨妖卿留在他身軀內的能量。

    再次趕路,君綰的心態好了一些,因為秦初無恙,如果秦初出事,她覺得自己會永遠生活在陰影當中,永遠無法面對一些事。就算風波過去了,一些景象還是在君綰的腦子中浮現,秦初每一次擋在她身前的時候,都是一片血花的飛濺,那場面很震撼也很真實。

    君綰趕路了一天,已經出了危險范圍區域,秦初放出了獸車,他和君綰都呆在了獸車內。

    “傷勢,你處理的怎么樣了?”君綰看著秦初說道。

    “那些異種能量,被我處理掉了一部分,完全解決還需要幾天的時間,不過不影響戰斗。”秦初開口說道。

    “那就好,要不然我這內心都過不去。”君綰開口說道,她覺得秦初的狀態還可以,除了臉色有點蒼白,沒有其他問題。

    “沒什么過意不去的,這次我們有些失算,但也看出了對方的實力,對方的實力確實強勁,只是露出了冰山一角,就弄出了五個帝境巔峰。”秦初感慨了一句。

    “不要緊!他們想要撼動我們中荒城的各大勢力,還是不夠的。”君綰想了一下說道。

    秦初搖了搖頭,他知道妖卿是一個威脅,但沒想到會這么嚴重。

    “說說面紗的事情。”見秦初不說話的思考,君綰開口說道。

    秦初扭頭看著車窗外,“這兩天我都沒有正眼看你,你戴上面紗就完事了,再者說了,也不是我拽下來的,是你自己弄掉的。”

    “你夠狠,面紗我是不會再戴了。”君綰冷哼了一聲。

    “那就不戴,不過可惜了。我覺得戴著面紗的你,絕對能給你未來男人一個震撼和驚喜。”秦初轉過頭了,君綰都不打算戴面紗了,他也就不用回避了。

    “你這個該死的臭男人,我現在恨不得掐死你。”君綰眼內滿是怒意,主要是秦初這風涼話很刺激人。

    秦初笑了笑,“我這次算是撿回來一條命,差一點就被人家弄死了,你就放過我吧!”

    “你最后施展的那個是什么東西?威能很強大的樣子,直接將罡風大陣弄崩塌了,你怎么早不施展呢?”君綰想起了秦初施展真武碑的情況。

    “武皇宮外圍的碑銘,也就是武皇宮出世后我的收獲,至于為什么提前施展?你覺得我在罡風大陣中心區域施展有么?如果不能一擊奏效,那我真要死在里邊了。”看了君綰一眼后,秦初開口說道,他覺得有些時候,女人就是胸大無腦。

    君綰點了點頭,“你說得有道理,沖到了罡風大陣的邊緣再發出殺手锏,這才能取得最大的效果,你也做到了。另外在這一戰中,你還廢掉了一位帝境巔峰,是你賺了,我這還欠你一條命。”

    “什么叫你欠我一條命?我們一塊出來的,我自然要保護你的安全,別多想,那樣傷情份。”秦初糾正著君綰的話。

    君綰沒有再接秦初的話,總之這次出來,對她內心的影響還是很大的,除了面紗掉落,她的內心也受到了一些震撼,秦初身上的血花濺射的畫面,她怎么也是揮之不去。

    獸車趕路了四天,離著中荒城比較近了的時候,秦初的傷勢才完全恢復。

    “終于恢復了,這一劍很陰邪。”秦初整理了一下衣袍。

    “主要是長劍的本體擊中了你,她的能量可以長驅直入,如果只是劍氣,就沒有這么大的威力,你有八系領域護身,估計她都傷不到你。”君綰開口說道。

    秦初點了點頭,“還有一個不能忽視的問題,那就是她的修為提升,戰皇殿出世的時候,她跟我一樣都是準帝境巔峰,我現在是帝境中期,她的修為也帝境中期,我修煉的快,是有葬天棺的輔助以及丹藥的供給,那她呢?她也有著一些我們不知道的手段,我覺得她是威脅,這點是沒錯的,妖卿,流云宗……回去后還好的查一下吧!”

    “一些事是需要解決的,說說面紗的事情。”君綰看了秦初一眼。

    
北京pk10开奖结果 pc幸运28代码程序 甘肃快三助赢计划 重庆时时五星基本走势 甘肃快3开奖l结果查询 东方6 1 中国体彩网 浙江201五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浙江 北京快乐8玩法说明 江西十一选五开奖公告 山西快乐10分走势图推荐 江西快三开奖最新 好用的股票配资平台 云南11选五5走势图一定牛 定牛四川快乐12走势图 恒乐股资 急速赛车9 湖北十一选五走势图号码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