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修真小說 > 武道凌天 > 第1337章 滿臉漆黑
    君綰來到了秦初身側,“想什么呢?是不是有壓力?”

    “是有一點壓力,不過還能扛住,過去的那些年也是這么過來的,多謝君副城主一直以來對秦初的照顧。”秦初指了指湖畔邊的座椅,接著自己也坐下了。

    “我發現你心態極好,不管什么局面都是能從容面對,這點我要跟你學習了。”君綰面紗上的秀目彎彎,顯然是臉上帶著笑意,心情很不錯。

    “哈哈!不從容面對也不行啊,活著嘛,總是有這樣那樣的事情,該怎么解決,就怎么解決。”秦初笑著說道。

    君綰泡了一壺茶,說了真要和秦初學習,她有的時候就是不淡定。

    “可能跟性格有關吧!我覺得君副城主現在這樣也挺好的,該是什么就是什么,過自己想要的生活,活出自己想要的自己。”秦初開口說道。

    君綰沉默了一下,“隨波逐流,那不是我想要的生活,可我也不想活成別人不喜歡的模樣。”

    簡單的一壺茶,秦初和君綰隨意的交流著。

    隨著交流,秦初明白,因為身后的勢力不在中荒城發展,君綰這個副城主不太好做,其他中荒城官員都有身后勢力支持,不強勢、不犀利,她就立足不了。

    “我和你姑姑競爭副城主之位,其實你姑姑上位是最合理的,因為帝秦家族勢大,她可以更好的執行副城主的權利,就是因為這點,其那些城主府的官員才不愿意你姑姑上位,他們不希望看到你姑姑大權在握,選我勝出,就是覺得好欺負一些。”君綰自嘲的笑了笑。

    “誰欺負你,弄他就對了。”秦初拿著茶杯對著君綰舉了舉。

    “這些年我就是這么做的,所以權勢有了,但得罪了很多人,還活成了不是自己想要的模樣。”君綰嘆了口氣。

    或許是酒后的原因,君綰說了很多,秦初成了一個聽客,他是一個好聽客,會不時的給君綰倒杯茶。

    一直到月亮當空,君綰才站起身來,“謝謝你聽我講了這么多。”

    秦初笑著搖搖頭,他覺得每個人心里都壓著事,說出來可能就會好一些。

    君綰走了,秦月離來到了茶桌邊坐下了,“說了很多?”

    “是的,每個人都有一些心事,需要一些傾聽者。”秦初開口說道。

    “她確實很不易,她沒有什么后盾支撐,所以城主府的一些長老們不是很配合她,我雖然和她斗氣,但也可能是最理解她的那一個。”秦月離開口說道。

    “每個人的路都不一樣,就說姑姑,這段時間為我操心,姑姑辛苦了。”秦初拿出干凈的茶杯,給秦月離倒了一杯茶。

    秦月離笑了笑,“你喊我一聲姑姑,我高興,能為你做點力所能及的事情,這沒什么的。”

    “侄兒現在是帝境極品煉丹師,如果姑姑和帝秦家族需要煉制什么丹藥,拿材料過來就好。”秦初開口說道。

    秦月離點了點頭,“如果有需要,姑姑不會跟你客氣的。”

    聊了一會,秦初就去休息了。

    休息了一夜,秦初在自己居住的閣樓前,將煉丹爐擺上,楊段、鐵牛、楚狂刀、秦嘯等人先后過來。

    按照順序,秦初先給了楊段煉制了丹藥。

    拿到丹藥后,楊段拿出了一些,遞給了站在一邊的凌烈,“交給她。”

    “這不合適!”凌烈詫異了一下。

    “有志氣、有骨氣的女子值得支持,再者我們是朋友。”楊段笑笑,將丹藥硬塞給凌烈,對著秦初拱拱手后就先走了。

    看著楊段的背影,秦初贊賞的點點頭,這就是風度和義氣。

    給秦嘯煉丹的時候,秦初就罵人了,“你真當我是苦力了?”

    秦初為什么激動?因為秦嘯準備的材料多,是楊段的兩三倍。

    “哈哈!機會難得啊!”秦嘯笑著說道。

    秦初看向了秦月離,秦月離尷尬了一下,“你別看我,我沒回家族,不知道!”

    瞪了秦嘯一眼開始干活了,因為帝境丹藥難以煉制,秦初無法做到多個煉丹爐煉丹,只能慢慢來。

    用了三天的時間,秦嘯的丹藥才煉制好,他也要給凌烈一些,不過被秦初打斷了,“你們的心思我知道了,但她有她的驕傲,這件事我來處理。”

    看了看秦初,秦嘯沒再說什么,他沒走,就到一邊喝茶了。

    拿著楚狂刀的材料,秦初朝著地上吐了一口,因為楚狂刀拿來的材料不比秦嘯少。

    秦嘯和楚狂刀的材料數量就很過份了,輪到雷諾后,秦初直接給打了折扣,給煉制一半。

    面對秦初的決定,雷諾只是笑,因為他拿來的材料比秦嘯和楚狂刀多出很多。

    “雷諾,我沒想到,你竟然跟我開坑。”一邊煉制丹藥,秦初一邊表達著不滿。

    “請帝境極品煉丹師出手煉丹的機會可是不多,我這時候不抓機會,什么時候抓?”雷諾笑著說道。

    “狂刀,我第一次見人把無恥的話說得這么坦然。”秦嘯看著楚狂刀說道。

    楚狂刀笑了笑,“生意人就是這樣,越是成功的商人,越是無恥。”

    雷諾看著楚狂刀和秦嘯,“你們兩個嫉妒我,不要否認,打擊我,這就是嫉妒!”

    “嫉妒個屁!我們要是嫉妒你,能打得你老子都不認識你。”秦嘯開口說道。

    雷諾伸出一只手在眼前看了看,“看人不能只看手心,要看手稍,暫時你們厲害,未來誰更狠還不好說。”

    “現在就來!”楚狂刀接話了。

    砰!

    一聲悶響,丹藥炸爐了,秦初躲得及時沒被炸到,離著比較近的雷諾被炸個正著。

    “秦初,你故意的!”雷諾看向了秦初,此時的他除了牙齒是白的,身上就沒有其他顏色,滿是漆黑。

    “我煉丹的時候,你們要干架,我能專心么?這一爐材料可惜了!”秦初也有些無奈,剛才他要勸架,結果一個走神引起了炸爐。

    對著楚狂刀和秦嘯咆哮了一聲,雷諾喊著了七武秦府的下人帶著他去沐浴了。

    楚狂刀和秦嘯很沒品的笑著,他們就是刺激一下雷諾,又不能真干。

    雷諾的丹藥煉制好之后,就是鐵牛的。

    拿著鐵牛的幾個儲物戒指看了看,秦初有些怒了,“鐵牛,這就是你跟我所說的,沒什么材料?”

    “老大,我真沒有啊,這都是我師尊和師叔從萬妖堂拿的。”鐵牛有點不好意思了,因為他的材料比雷諾還多出不少。

    
北京pk10开奖结果 福彩3d试机号早知道 尊宝娱乐国际登录口 快乐12任五遗漏 江西时时彩三星直选 炒股票新手入门教程 甘肃十一选五和值对应号码 陕西十一选五五开奖结果 淘宝广西快三开奖结果定牛 北京快三走势图一定牛基本图 极速赛车计划技巧 二分彩官网 重庆时彩时彩官网 时时彩软件哪个预测好 股票无息配资是骗局 股票市场 十一选五前三组选绝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