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修真小說 > 武道凌天 > 第1242章 重視過程
    楚翰來到了去楚狂刀身邊,“狂刀,你怎么去了一天?”

    “跟秦初交流了一下,又喝了一頓酒,戰書他接了,但是最近不戰。”楚狂刀開口說道。

    “最近不戰……這是什么意思?”楚翰有點不明白了。

    “他目前不是最強狀態,所以即便是他接了戰書,我也沒辦法戰,既然要走同級霸主之路,那么就要走得實至名歸。”楚狂刀開口說道。

    “他受傷了?也就是說他跟莫云平戰斗的時候并不是完勝?這是好事!”楚翰有點興奮,因為如果秦初有傷在身,那么秦初就沒有傳言中的那么強。

    楚狂刀搖了搖頭,“不是三叔想的這樣,他一直就不是最強狀態,他有戰斗分身,他的戰斗分身沒在中荒城,也可以說,過去的挑戰之路,這家伙從來就不是最強狀態。”

    “這可不是一個好消息。”楚翰皺皺眉,現在的秦初已經強到爆炸,再有戰斗分身那還了得?

    楚狂刀呼出了一口氣,“之前我很有壓力,但現在沒壓力了,即便是戰斗分身沒在身邊他都肯戰,這是為什么?因為他不懼戰,他說了內心強大才是真正的強大,面對戰斗沒有怕字可講,這點上,我必須要學學他。”

    “內心強大才是真正的強大……這不是一句話,這是境界!”楚翰點了點頭,此時他明白秦初為什么有現在這么輝煌的戰績了,因為心境強大。

    楚狂刀和秦初見面了,這消息在中荒城迅速傳開,可沒有約戰的動靜出來,這讓中荒城的修煉者很奇怪,因為秦初和楚狂刀的戰斗是不可能避免的,誰都不會退。

    天武大世界,目前最為杰出的三位準帝是秦初、楚狂刀和秦嘯,三人都不會避戰,只要碰上一定硬磕,所以現在這情況不合理。

    秦初的丹藥煉制告一段落了,煉制了一個多月,他的回饋也夠了。

    丹藥不煉制了,秦初開始全力打磨七系拳域,另外就是修煉朱雀幽冥焰和滅靈焰,這兩種火焰對他的幫助很大,不僅僅是煉丹需要,戰斗中也是十分需要。

    又半個月的時間過去,秦初的七系拳域修煉道了完美,這讓他的拳法威能又有了提升。

    秦初和君綰的交流也多了一些,君綰對秦初真正的重視了,她覺得秦初的境界,即便是一般的帝境都達不到,是真得很通透,直達本心。

    閑下來,等戰斗分身到來的時間內,秦初修煉著誅仙劍法,接下來他可能會有兩場戰斗,不管是跟楚狂刀對上,還是跟秦嘯戰斗,他都需要為祁桓正名,證明祁桓的劍道沒問題,只是在其他方向的底蘊不如二人。

    “秦初,楚狂刀的實力你要正視,過去那么多挑戰,沒見他施展戰斗分身,也是沒有出全力。”又一次喝茶聊天中,君綰對著秦初說道。

    “我從來不小看任何對手,尊重對手就是尊重自己。霸主之路,很多人重視結果,其實過程也很重要。”秦初開口說道。

    “你想說的是,挑戰過程是成長的過程,只要強大了,其實結果并不是很重要對不對?你這都是從哪里來的感悟,但不得不說,這個感悟也是對的。”君綰開口說道。

    “哈哈!就是這個意思,感悟倒是談不上,就是個人一些愚見。”秦初笑著說道。

    “絕對不是愚見,誰說你的見解是愚見,本座會掐死他。”君綰開口說道。

    在秦初等候戰斗分身的到來中,秦嘯從北海回來了,回來后這家伙就來到了七武秦府。

    “秦初,你和楚狂刀沒有戰斗過吧?”秦嘯開口問道。

    “沒有戰斗,如果有戰斗,消息一定傳出去了。”秦初笑了笑,“我不是擔心你們玩什么暗戰么,既然已經在同一座城內碰面了,你們怎么不戰?現在是什么情況?”秦嘯有點不能理解現在是怎么回事。

    跟秦嘯,秦初也沒有什么隱瞞的,就說了戰斗分身的事情,反正這事情早晚是要曝光在人前的。

    “你們兩個都有戰斗分身,看來藏的都很深!”秦嘯感慨了一句。

    “那你還戰么?”君綰開口了。

    秦嘯笑了笑,“為什么不戰呢?他們兩個有底牌,我秦嘯也不是沒有,我是看明白,現在拼得就是誰的底蘊更深一些了。”

    “還能戰,看來氣勢沒有被擊垮!秦初有七系領域,你和楚狂刀還要戰,這說明你和楚狂刀都是有七系領域在身的,放在其他時期,你們三人都有機會成為同級霸主,生在一個時代只能說是你們其中兩個人的悲哀。”看了看秦嘯后,君綰搖了搖頭。

    “副城主大人也不能這么說,在其他時期,或許會輕易的成為霸主級,那樣的日子是獨孤求敗,生活不精彩,也缺少激情。”秦嘯開口說道。

    “就憑你這話,本座就高看你一眼,不管在什么時期,你都會是卓絕的修煉者。”君綰對秦嘯給與了肯定。

    在七武秦府呆了一陣子,秦嘯就離開了,隨后到了楚狂刀居住的客棧。

    在楚狂刀居住的別院內,秦嘯和楚狂刀對坐著。

    “不知道你去了北海,讓你白跑了一趟。”楚狂刀給秦嘯倒了一杯酒后說道。

    “沒事,就當是放松一下心情了。”秦嘯開口說道。

    “最近我就先不跟你戰了,秦初給我帶來了一些壓力,我要整理一下情緒,整理一下過去所學,然后與他一戰。”楚狂刀說了他的想法。

    “能理解,我過來不是下戰書的,我們三人都走同級霸主之路,是對手,但不是敵人,相互尊重我能做到。”秦嘯開口說道,他不會在這個時候跟楚狂刀對戰,那對楚狂刀不公平,他贏了還好,輸了就好像是為秦初探路一樣,那樣不太光彩。

    “我見過秦初了,我很慶幸,在我楚狂刀生活的時代,有兩個值得尊重的對手,你們兩人的品行沒問題,輸贏我楚狂刀都認可,剩下也只是幾場公平的戰斗而已。”楚狂刀對著秦嘯舉舉酒杯。

    “你這話我認可,有對手的生活,才是精彩的生活,一潭死水那不是我秦嘯想過的日子。”秦嘯拿著酒杯跟楚狂刀對碰了一下。

    
北京pk10开奖结果 七星彩论坛 七星彩开奖直播 东方通信股票 内部选一肖一码 云南11选五技巧与规律 最好的模拟炒股软件手机版 内蒙古快三顺口溜内 吉林快三和值推荐 时时彩模拟投注安卓版 上海有哪些期货配资 江西快三走势图2 幸运农场重庆官网 香港马开奖结果2020 怎么炒股新手入门 齐鲁福利彩票下载 辽宁11选5技巧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