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修真小說 > 武道凌天 > 第1201章 打爆武器
    施展了雷神體后的雷諾,朝著秦初沖擊,開始了硬撼,因為施展了雷神體后,他大圣級的身軀,已經進入準帝層次。

    面對雷諾的沖擊,秦初激發了朱雀幽冥焰,將朱雀幽冥焰灌注到了青靈劍上,隨后跟雷諾的長劍對刺一起。

    叮!

    一聲脆響,任由劍氣能量的爆發沖擊,秦初站在原地一動不動,而雷諾被震退了很遠。

    比身軀?施展了雷神體后的雷諾,身軀層次也才勉強進入準帝境,而秦初的身軀是高級準帝層次,正面硬杠,他哪里是秦初對手。

    被秦初震退,雷諾揮動戰劍又朝著秦初沖了兩次,可無論怎么沖擊,都無法擊退秦初半步,。兩人對碰產生的濺射能量很狂暴,可秦初的左手一抹就可以蕩平,雷諾正面硬撼的能力不如鐵牛,差了不少,不能對他造成什么威脅。

    “壓制不住,也破不了你的防御,這一場我贏不了,但是你想贏,還要拿出讓我信服的實力。”后退了幾步后雷諾開口了,他已經明白自己不是秦初的對手,但是不見到秦初的實力,他不甘心認輸。

    “好!”秦初腳下一震,火羽身法施展,一個閃爍就接近了雷諾,左手一揚,不死破域拳就轟了出去。

    面對秦初的拳法攻擊,雷諾手里的戰劍直刺出來。

    此時所有人都覺得秦初會退、會避讓,可秦初就是沒有避讓,左拳硬是轟了出去,拼強度?他的左手是什么強度他自己都不知道,準帝境的武器傷不了他!

    叮!

    拳劍相接,一聲脆響傳出,雷諾的戰劍被秦初一拳打出了裂縫,濺射的不死拳罡將雷諾的六系劍域能量湮滅了一部分。

    右手青靈劍揮斬,圣虛劍氣發出去追擊雷諾后,秦初六系劍域一收,接著六級拳域迸發,追上退到了戰臺邊緣區域的雷諾又是一拳!

    此時的雷諾剛防御住秦初的劍氣攻擊,根本沒時間躲避,只能橫著長劍硬扛。

    嗡!強烈的震蕩聲傳出,秦初爆猛的一拳將雷諾的六系劍域打爆,一拳打在了雷諾的長劍上,直接將雷諾的長劍打斷,將其身軀震飛了出去。

    被震飛的雷諾嘴角殷紅,已經負傷。

    落地后退了幾步穩住身軀,雷諾身上氣息回落,輸了,他沒有能力再戰,根本撼動不了秦初的防御,也扛不住秦初的攻擊。

    “你贏了!”緩和了一下氣息后,雷諾開口認輸。

    “斷了你的長劍,很抱歉!”右手一揮青靈劍入鞘,秦初對著雷諾抱抱拳,既然是無恩怨的約戰,那么就該有風度。

    這時候主持戰臺約戰的周長老站起身來,宣布了秦初的勝利。

    “秦初初來乍到,接下來有機會了,愿意跟各位道友切磋。”周長老的話說完后,秦初對著四周抱抱拳。

    約戰完畢,散場!

    楊段、林天香帶著凌烈和云華走了,這是秦初之前跟他們說好的,讓他們出去走一圈,再回府邸,避免被人追擊。

    鐵牛拉著秦初,到了要走的白蒙身前,“師叔,這是師侄的朋友。”

    “你這混蛋東西,還能交到朋友?”看了鐵牛一眼,白蒙的眼神中滿是鄙視。

    “師叔,您這話就不對了,師侄怎么就不能交到朋友了?我們關系好著呢!”鐵牛開口說道。

    “一會再收拾你,秦小友戰力超群,很好!”白蒙打量著秦初。

    “前輩謬贊了,秦初是后學末進,還需要跟前輩多多請教。”秦初對著白蒙躬躬身。

    “挺好,走了,到本座的府邸坐坐!”白蒙帶著秦初和鐵牛走了。

    這情況讓想跟蹤秦初的莫云平,還有要跟秦初甲流的秦月離沒辦法了,只能看著幾人離開。

    白蒙的府邸規模很大,府邸內的衛隊都是大圣級的。

    進入到府邸的大堂,白蒙擺擺手,“本座招待客人,好酒好菜上來。”

    很快的就有下人將酒菜上來了。

    “師叔,師侄晚點過來是有原因的,這位兄弟牽扯一些事,師侄呢又要跟他做生意,所以就過來的晚了。”鐵牛端著酒碗對著白蒙躬躬身。

    喝了一碗酒后,白蒙看了看秦初,又看了看鐵牛,“就你這腦袋,能做生意?”

    “師叔,您是不知道,師侄這兄弟厲害,是準帝境極品煉丹師,師侄在他這里預定了一些丹藥,來,您看看!”鐵牛將秦初煉制的丹藥一樣拿出來一瓶,給白蒙看了看。

    白蒙研究了一下丹藥后,看向了秦初,“這是你煉制的丹藥?”

    “是的,還請前輩指點。”秦初點了點頭,丹藥是他所煉制,這沒什么可隱瞞。

    “你不用太客套,這丹藥很霸道!鐵牛你怎么跟他交易的,你們朋友歸朋友,但有些便宜不能占,那樣關系會不長久,交情容易崩塌。”白蒙看著鐵牛說道。

    鐵牛跟白蒙說了他和秦初交易的情況。

    “師叔,師侄知道占了一些便宜,可價格高了他不干,就不跟師侄做交易了。”鐵牛開口說道。

    “是賺了點便宜,但不過火,還行吧!你們先交易著,你們交易完,我們萬妖堂也跟你做交易。”白蒙開口說道。

    “這事師侄可以代替我兄弟答應下來,但是有前提,師侄這兄弟如果被人欺負了怎么辦?”鐵牛開口了。

    “鐵牛,你這是給師叔挖坑呢?他這么挑戰下去,不知道多少人想弄他,就算他不挑戰了,挑戰他的人也會很多,這活師叔接不了。”白蒙搖頭了,他是想交易丹藥,但是有些事他參合不了。

    “師叔,我們不讓你為難,挑戰,我兄弟會繼續;有挑戰的他也會接,就是如果有帝境修煉者耍不要臉,您看著給扛一扛怎么樣?”鐵牛有點著急了,白蒙如果不扛事,那就有點麻煩了。

    “也就是說,準帝境的麻煩你們自己處理,有帝境修煉者耍不要臉,本座處理一下對不對?”白蒙想了一下后看向了秦初。

    “是這樣的,前輩有什么要求,您盡管提。”秦初開口說道。

    “準帝境修煉者的事情,本座不參與,也沒臉參與,如果帝境修煉者亂玩,那本座倒是可以站站立場,要求……就是你給我們萬妖堂煉制一些丹藥,市場價交易!”白蒙開口說道。

    “可以,但前輩嘴里的一些丹藥是多少?”秦初開口詢問著,他不會一直煉丹,哪怕是市場價,他不吃虧,因為他需要絕對的自由,他還有很多事要做。

    
北京pk10开奖结果 秒速赛车开奖大小走势图 贵州快三遗漏一定牛 吉林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一定牛 体育彩票开奖结果查询 重庆时时是不是重庆开奖 050期排列3字谜画谜 股票配资平台有哪些 中国理财网 河南河南快三开奖结果 浙江飞鱼犬舍 广东11选五一定牛势图 股票融资期限 上海体彩十一选五 浙江快乐12开奖结果今天 杭州11选五开奖结果 股票涨跌和什么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