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修真小說 > 武道凌天 > 第1149章 接招便是
    聽了祁桓的解釋,秦初明白了,誅仙劍法很合適他。

    “修煉殺意不容易,有些人以殺入道,所以才有殺意在身,你修煉誅仙劍法,要順其自然,不要造殺孽。”祁桓對著秦初說道。

    “師尊放心,弟子在少年時期,因為家族、因為自身,偶然間就領悟了殺意,只是擔心影響自身,就沒有修煉。”秦初開口說道。

    祁桓笑了笑,“你有靈境在身,可以保持心頭清明,怕什么呢!”

    秦初呼出了一口氣,他知道這就是有師尊教導和沒師尊教導的區別,殺意他是一直不敢碰,現在明白,原來他是可以修煉的。

    跟祁桓交流了一下后,秦初就開始修煉了,是修煉殺意,他過去的戰意、劍意和拳意都是圓滿,現在修煉殺意,也不是很難。

    在秦初的修煉中,七武山匯集的修煉者越來越多,不過沒有誰亂動,哪怕是之前打壓和排擠過七武山的幾個勢力,也沒敢亂動,他們有些怕,秦初已經干死兩個準帝了,捏死他們也很容易,現在就看黑水帝是什么作為了。

    黑水帝斬殺秦初,那么這個區域的格局跟之前一樣;如果黑水帝不能擊殺秦初,那么這個區域就不太平了,哪怕是擊敗都沒用,因為只要秦初有抗衡黑水帝的能力,黑水宗就要承受秦初的報復,雙方互相傷害,這局面就不是黑水宗可以承受的,因為七武山不怕損失,但黑水宗怕,可謂是光腳的不怕穿鞋的。

    天云帝和星魂帝到了,兩人沒上七武山,在七武山的山門外圍區域見面了。

    “這很有意思,天云兄怎么看這件事?”星魂帝開口問道。

    “是很有意思,那小子大圣時期就干死了準帝,現在是準帝了,鬼知道什么情況,不過面對黑水這老東西他劣勢太多,怎么說呢,他太年輕了,積累和底蘊不夠深。”天云帝開口說道。

    “確實是這樣,他太年輕了,不過呢,這家伙敢戰,這膽氣和魄力就很讓人欣賞,年輕人不就是需要這種魄力么?”星魂帝笑著說道。

    “看來星魂兄是有想法啊!”天云帝看了看星魂帝。

    星魂帝沉默了一下,“本座覺得我們南荒劣勢,就是因為缺少驚艷人物,秦初有這個能力,如果需要,本座會保全他,你天云兄不會跟黑水站到一處吧?”星魂帝看向了天云帝。

    “星魂兄說笑了,君子有所為有所不為,一些事本座是不屑去做的,這次過來,跟星魂兄的想法一樣,不過星魂帝先開口了,本座就全當一個看客。”天云帝開口說道。

    “哈哈!天云兄也可以放心,本座這些年是幫助過一些出彩的人物,可并沒有將他們收入麾下,完全是想我們南荒區域未來能更強一些。”星魂帝開口說道。

    “本座知道,就好比星魂兄上次帶著秦長生到天云山,后來再沒有聯系過他一樣,這是胸懷,也是魄力。”天云帝對著星魂帝抱抱拳。

    “不過天云兄,不覺得很奇怪么,這七武山出人才啊!不管是祁山主,還是長生大圣,都是極為出色。”星魂帝看了看七武山大殿方向,七武山的核心成員就在那里。

    天云帝喝了一口茶,“另外兩個核心人員本座也了解過,青云大圣、端木大圣,兩人也都非常強勁,本座推衍過,他們都有一個特點,都是橫空出世,都是其他小世界通過空間通道來的,或許他們過去就認識,也許是同一個小世界出身。”

    “嗯,這點上黑水也應該推衍過,所以打擊和打壓,也許就是為了他們出身的秘密吧!”星魂帝點點頭。

    關于秦初來歷,天云帝和星魂帝都沒有說,因為推衍受阻,他們也沒有強力推衍,若硬要破掉秦初身上的遮掩,那樣事情不好看,他們二人都沒有那么做。

    秦初不知道這些事,強力的推進殺意的修煉,因為底蘊深厚,秦初的殺意提升速度極快,開始是一天幾級,后來是一天一級,用了不到十天的時間,秦初的殺意就修煉圓滿了,隨后秦初開始了殺意大勢的修煉。

    殺意是意境,可以融入領域,但是跟屬性領域不一樣,雖然都是修煉出來的,但兩者是不同的東西,意境在低端階段就可以修煉,需要一步步的提升起來,屬性是高端的東西,高級修煉者才能掌握,入門難,入門后直接就可以融入領域。

    秦初修煉著殺意天地大勢,也等候著黑水帝的到來,他這次來南荒,沒有帶著戰斗分身,但本尊的戰斗能力,跟與滄雷對戰的時候也是不同日語,不說實力翻倍,也是差不多。

    秦初修煉,祁桓等人也不打擾,他們知道接下來秦初將面臨關鍵的一戰,對秦初自身是一個挑戰,對七武山來說也是一次機會。

    秦長生和夜闌兩人格外激動和緊張,秦初是秦家人,是秦家的榮耀,秦初贏了,跟他們贏了差不多。

    這天秦初出關了,修煉是要抓緊,但是也要張弛有度。

    秦初出關,商若雨也出關了,她的境界穩固在了圣王境,在七武世界,圣王境就是霸主了,來到大世界短短的時間,她就達到了,這讓她很高興,她不希望和秦初的距離太大,現在進入了圣王境,就是一個良好的開端。

    “夫君,我們在藏匿陣法中布置了傳送陣,如果戰斗不了,可以撤退,不要硬扛,我們年輕,還有機會。”商若雨對著秦初說道。

    “嗯,你閉關時候,我給傳送陣周圍又布置了大衍陣法,防御力還行,能頂住一些時間,我們要退他攔不住,我不會亂來的。”秦初對著商若雨說道。

    聽了秦初的話,商若雨才放心。

    在秦初和商若雨的交流中,七武山山門外圍區域發生了一些騷動,是黑水帝帶著黑水宗的人來了。

    “若雨姐,你到防御陣法中等我,我去應付一下。”秦初離開了閣樓,朝著七武山的山門走去,戰斗來了,那接招便是。

    
北京pk10开奖结果 安徽快三在线计划 股票分析报告ppt 河北快三同号推 江苏省快三走势一定牛 注册送30元现金游戏 彩票怎么买,从没碰过 066体彩排列3藏机图 快乐十分高手选号技巧 有哪些正规的股票配资平台 18年上证指数走势图 福州股票融资公司 北京十一选五前三开奖 黑龙江十一选五一天多少期 江西快三走势图表 18彩票网 pk10计划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