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修真小說 > 武道凌天 > 第1095章 滄雷來襲
    “要走早就走了,沒走就是要與我們共進退,人家做人做事沒問題,我們周家要多表現一些善意。”周天澤開口說道。

    周鎮天點了點頭,“這點我們周家會注意,另外秦初和武心柔已經有了女兒,女兒已經六七歲了。”

    “多給予一些關注,秦初和武心柔個人可能不在意一些好處和名譽,但為人父母,沒有人不希望孩子過得好。”周天澤對著周鎮天交代了一句。

    周鎮天躬躬身就離開了,他過來就是看看周天澤的想法和態度。

    秦初不在國公府,但皇家的一些賞賜傳到了國公府,秦初的兩個女兒,在大周帝都內有了府邸和莊園,是皇家御賜,是賜給子萱郡主和子嵐郡主的。

    周元星是真想晉封秦子萱和秦子嵐為公主的,但沒有理由,名不正言不順。

    在周元星心中,武心柔和秦初都是對他很重要的人,他想認秦子萱和秦子嵐做義女,但是不敢,因為武心柔能弄死他,不是他的義女就無法晉升公主,另外一條路,他也走不通,那就是秦初拒絕皇爺的封號。

    皇家的行為,讓大周皇朝所有的百姓和修煉者知道,秦家了不得,也惹不得!

    惹怒了皇家,可能還會因為一些風度、制度的問題,能得到寬恕,但是惹怒了秦家人,不用秦家表示什么態度,皇家就會替秦初捏死了。

    秦初呆在虛靈塔內,進行著自身的修煉,元氣修為、靈魂修為都是順其自然的提升,他的精力大部分放在了六系領域的融合上。

    時間一點點溜走,秦初的領域融合也到了收尾階段,虛靈塔的輔助效果強,另外秦初自身有靈境在身,能準確的剖析出領域中的核心精髓。

    修煉了三個月,秦初的領域開始了最后的融合碰撞,幾個五系領域徹底的融合到一起,那六系領域就成了。

    在虛空中觀察著秦初修煉的虛靈塔器靈,眼內滿是贊許,一個人天資好難得,天資好還努力那就更加難得,這是崛起的基礎,所以他認可秦初。

    秦初的領域融合再繼續,大周帝都內一片祥和,沒人知道這一片祥和之下,蘊含的殺機。

    大周帝都外圍的一個密林內,滄雷、滄于錚和蘇幕三人盤膝而坐,三人都沒有說話,不長時間兩個密探進入了樹林。

    “大人,秦初在三個月前進入了虛靈塔內修煉,武心柔是三個月前從虛靈塔內回到了天心道場,至于周天澤和周鎮天,兩人的蹤跡不可查。”密探躬身說道。

    “秦初的府邸可以下手,抓到他的妻子和孩子,我們就可以逼他退出這場戰爭,等我們解決了周家的三個準帝,然后再虐殺他。”滄雷的臉上新出現了殺機,他想弄死秦初,不過為了穩妥起見,他要先各個擊破。

    滄雷恢復到了帝境,但是跟巔峰時期有差距,是剛恢復到帝境不久,因為天雷皇朝的亂局,不允許他再藏匿,所以他要先將大周皇朝的高層解決,然后再收攏殘局。

    “好,那就先逼退秦初,解決了周家的三個準帝,再收拾他,他一定要死!”蘇幕開口說道,其眼神冰冷,三個人中他是最想擊殺秦初的,因為秦初殺了蘇魁,并將他重傷,也是秦初讓帝蘇家族顏面掃地。

    “先直撲秦初的府邸,然后去天心道場將武心柔這個賤女人收拾掉,本座要廢掉了她的修為,讓她做本座的奴隸。”滄雷眼內出現了獰笑。

    做出了決定后,滄雷、滄于錚和蘇幕就朝著大周帝都接近,進入大周帝都內,三人就極速飛行,朝著秦國公府沖擊。

    在三人快要接近國公府的時候,武心柔驚覺了,“青妃,帶著孩子傳送到天心道場,激發左右防御陣法,速度!”

    聽了武心柔的喊聲,石青妃帶著秦子萱和秦子嵐朝著天心道場傳送,這時候武心柔也捏碎了秦初的傳信魂珠,她知道自己頂不住,必須通知秦初回來。

    原本正在修煉的秦初,感受到傳信魂珠的破裂,頓時就著急了。

    收了領域后,秦初震蕩了自己虛靈塔令牌,出了虛靈塔秦初傳送到虛靈宮,第一時間就朝著國公府飛掠,他知道出事了,沒有緊急事件,家里人不會捏碎他的傳信魂珠。

    武心柔捏碎了秦初的傳信魂珠后,就卸掉了傳送陣上的傳信水晶,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頂住,但是絕對不能讓滄雷等人借助傳送陣殺到天心道場,那時候她的女兒就有危險。

    在武心柔激發了特殊院落的大衍陣法后,滄雷三人就沖入了秦初的國公府,進入國公府,三人就對著秦初的特殊院落進行攻擊,秦初的國公府內有特殊的院落,那關鍵之人就在特殊的院子內。

    武心柔布置的大衍陣法很高級,是準帝級陣法,滄雷三人開始攻擊,也沒有瞬間擊破。

    這時候武心柔她是可以傳送走的,但是她不敢,因為她擔心秦初,她捏碎了秦初的傳信魂珠,秦初一定會趕回到國公府,秦初趕回到國公府,被三人圍攻就危險了,她一定要等著秦初。

    大衍陣法的防御力很強,但是滄雷三人的攻擊十分狂暴,不長時間陣法就搖晃起來。

    此時雙方都比較著急,滄雷三人著急破掉防御陣法,抓到秦初重要的人,威脅秦初;武心柔也是著急,陣法破了之后,秦初趕不回來她就頂不住,跑?她知道對方不會給他跑掉的機會。

    大陣被強烈攻擊開始了搖晃,準帝級陣法,防御準帝可以,但是滄雷不是準帝,他挖了大周始皇帝的丹珠,汲取了丹珠內屬于他的道韻,讓他恢復到了帝境。

    武心柔抽出了戰劍,左手戴上了拳套,大陣要破了,她只有拼死一戰,至于周天澤和周鎮天,她覺得不會比秦初回來的更快。

    砰!

    一聲悶響,大衍防御陣法,經歷了一段猛烈進攻后破碎了,能量散去,露出了穿著藍色羅裙的武心柔。

    看到武心柔,滄雷詫異了一下,隨后戰劍揮動,“既然是你在,那就你先去死!”

    見滄雷攻擊,武心柔揮劍格擋。

    砰!一聲悶響,武心柔被擊退,她是準帝,頂不住滄雷的暴力攻擊。

    被擊退的武心柔,立足未聞,蘇幕和滄于錚朝著武心柔撲殺,這時候他們不講什么單挑,就是要迅速要將武心柔拿下。

    這時候一道虛幻的能量身出現,攔住了蘇幕和滄于錚,是虛靈塔的器靈。

    “誰也救不了你!”咆哮一聲,滄雷第二招出手了。

    關鍵的時刻,一道殘影閃過,穿著白色戰袍的秦初,站在了武心柔身前。

    
北京pk10开奖结果 陕西十一选五历史走势 吉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个 江西十一选五是不是骗局 一分钟赛车免费计划 天津时时彩的官网开奖 郑州股票配资哪里比较专业 福建快三跨度走势图 体彩11选5怎么算中奖 下载云南快乐10分开奖 股票分析师老师头像 快乐10分下载 12093期排列3开奖结果 股票资金流向 广东十一选五人工计划 急速赛车彩票公式 最好的股票配资平台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