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修真小說 > 武道凌天 > 第0904章 太暴虐了
?    如果麾下人馬被別人斬殺了,周元卿還會想著找場子,可被金甲衛殺了,這場子根本就沒辦法找,因為那是皇帝或者是皇后的意思。

    可以說金甲衛的出現,出乎所有的意料之外,這事情透著很多詭異,他們殺戮一次之后就回皇宮了,就沒有其他的任何動作,也沒有去秦初府邸走一圈,也就是說,他們只是到虛靈宮附近殺殺人,跟其他無關。

    懵了,原本還想收拾秦初的周元稹有點懵了,不知道怎么辦才好,繼續針對秦初么?上一次招惹出周元爍,他可不想再惹惱了皇帝或者是武皇后。

    在帝都,也就只有周元爍不怕武皇后,其他人誰敢跟武皇后,跟武家過不去?那完全是找死行為,周元稹不敢拿自己和周元爍相比。

    秦初的府邸很安靜,他上街也沒人打擾,現在秦初就是一個禍害,會接近秦初誰倒霉,前邊招惹秦初的得罪了周元爍,后邊有人要殺秦初,結果被金甲衛宰了,這太可怕了一些。

    呆在府邸,秦初每天都陪著石青妃,兩人的感情得到了一些升華。

    秦初、石青妃和石青煙三人對虛靈塔的修煉情況也做了一些交流,石青煙是高級的白色修煉空間、石青妃是頂級藍色修煉空間,至于秦初修煉的紫色空間,不在周元爍介紹的情況內。

    局面安穩了下來,沒有人明著針對自己,秦初有時候會上街購買一些材料。

    大周帝都,是這個區域最為繁華的城池,別說是圣境材料、圣王級和大圣級的材料都可以買得到,當然了,高等材料的價格也是天價,圣王級還好,還能夠買到,到了大圣級,一般都是以物換物。

    閑暇之余,秦初也會到酒樓喝杯酒,到茶樓內喝杯茶。

    這天秦初在茶樓喝茶的時候,遇見了一點事情,他找的是一家環境比較優雅,自家種植了竹園的茶樓,他找的位置靠近竹林。

    秦初喝茶的時候,他的鄰座來了一個女子。

    女子很端莊,有著上位者的氣質,是個男人就會想到征服兩個字,不過秦初只是看了一眼,然后就繼續喝茶了。

    美女秦初見過很多,他的妻子各個都是,上叔瑜溫婉可人,國色天香;商若雨強勢,她是幽武大陸的皇者,美貌、氣質和氣勢并存;石青妃也同樣是人間絕色,一身冰霜氣質氣息迷倒了萬千男人,在靈藥山區域,是不可褻瀆的女神。所以即便是有美貌的女子出現,也難以撼動秦初的心境。

    原本只是喝茶,可偏偏有不讓人不喜歡的事情發生,一個浪蕩公子哥出現了,他出現后,就朝著女子走去,開口說了那個位置是他每天喝茶的位置。

    “往天是你的,但今天我先坐了,還請公子換一個位置。”女子看著這個公子哥說道。

    “換一個……那你有夫君么?有未婚夫么?沒有最好,如果有那就換一個吧!你看看我怎么樣?”浪蕩公子哥的手朝著女子的下巴摸去。

    見浪蕩公子哥伸手,這穿著淡藍色羅裙的女子怒了,直接出手攻擊,浪蕩公子哥也出手了,兩人就戰斗了起來。

    避免被殃及池魚,秦初起身了,打算結賬走人。

    “什么人?敢在我們悠竹茶莊鬧事?”一個男子出現了,制止了沖突,他是茶樓的總管。

    這時候穿著淡藍色羅裙的女子朝著秦初這邊靠了過來,“這位公子知道怎么回事,是這個浪蕩子行為不端。”

    茶樓的總管,看向了秦初。

    略微猶豫了一下,秦初說了情況,他雖然不愿意招惹是非,但事情到了面前,他會站在正義的一方。

    “驅逐!”茶樓總管對著浪蕩公子哥進行了驅逐。

    “多謝公子仗義執言。”這個穿著淡藍色羅裙的女子對著秦初微微躬身。

    “沒什么,就是兩句話的而已。”秦初搖了搖頭。

    “公子的茶都沒喝好,我請公子喝一杯茶吧!”女子看著秦初問道。

    秦初想離開,但注意到周圍不少人看著這邊,為了避免女子的尷尬,秦初就答應了,兩人到了相對安靜的地方,女子點了一壺茶。

    “我凌雨,公子怎么稱呼?”女子看著秦初問道。

    “我叫秦初。”秦初說了名字。

    喝了兩杯茶,說了有緣的話,繼續一起喝茶后,秦初結賬之后,就離開了茶樓。

    瞇著眼睛,看著秦初離開的方向,凌雨的臉色變了變,如果有元稹皇子府的核心人物在,一定可以認出眼前的女子,她就是換下了一身華麗羅裙的皇子妃凌蘇。

    在大周皇朝,皇子很多,他們的女人也很多,每位皇子被皇家認可的皇子妃只有一位,比如說元稹皇子府,出席大場面的皇子妃只有凌蘇,至于元昊靈,那只是在皇子府內是有一些地位的女人,在外邊人看來,那就是陪著男人睡覺的一個女人罷了。

    坐著一輛普通的獸車,凌蘇回到了皇子府,回到屬于屬于皇子妃的閣樓。

    這時候一個男子過來了,對著凌蘇躬躬身。

    “剛才,你是不是真得很想摸本皇子妃?”凌蘇的話語有些冷。

    “屬下不敢!”原本躬著身的男子跪下了,如果茶樓的人在,會認出來了這個下跪的男子就是在茶樓中沒素質的浪蕩公子哥。

    “眼睛看看,心里想想也就算了,本皇子妃可以不計較,但你不該真想伸手。”凌蘇的臉上出現了冷意。

    “皇子妃大人,屬下是配合演戲,不敢褻瀆!”跪地的男子俯身在地。

    凌蘇站起身來,抬腳踩了踩男子的肩膀,“你是哪只手要摸的?自己剁了,如果讓本皇子妃來處理,那就不只是剁手!”

    男子的身子抖了一下,隨后抽出了腰間的佩劍,一咬牙就將自己的左手砍了下來,他是圣者,手沒了不要緊,可以斷肢再生,但惹了凌蘇,他卻活不下去。

    左手斷了,這男子右手抓著左手斷腕,整個身子跪俯在地上,身子不受控制的抖動,硬斬了自己的左手,疼痛鉆心。

    凌蘇提著裙擺,好像是躲避血跡,繞到了男子的身后。

    一腳踢出,從后邊踢在了跪俯在地上的男子兩腿之間……

    
北京pk10开奖结果 正规的彩票网站 浙江体彩十一选五开 稀土股票 河北十一选五任七最大遗漏 入眠股票推荐 天津市体彩十一选五 排列五走势图表图 注册pc蛋蛋 时时彩软件最新版 配资安全 000046股票行情 股票指数指什么 辽宁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 真钱棋牌官网 彩票幸运农场玩法 12bet线上娱乐城百家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