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修真小說 > 武道凌天 > 第0875章 要玩硬的
?    “來,我伸著脖子讓你殺!你元昊家族很牛比,我倒要看看你們到底在乎不在乎皇家的規矩,在乎不在乎鎮山皇爺的臉面,是不是要凌駕于皇家之上!”秦初直接朝著元昊杰走去,拿著胸口朝著元昊杰的長劍上撞。

    元昊杰不斷的后退,一臉尷尬和恐懼,秦初的大帽子扣得太可怕了,元昊家族凌駕于皇家之上……這不是給元昊家族遭禍呢?大周皇帝腦子一抽,那元昊家族就灰飛煙滅了。

    “你殺啊!你們元昊家族不是很霸道么,怎么不殺了?你們別憋著了,有野心你們就得爆發!”秦初不斷的朝著元昊杰靠近。

    這時候元昊天穹、元昊靈等元昊家族的人臉都黑了,秦初這太坑了,不管真假,元昊家族不做出表示,那么皇族心里必定會有芥蒂,那以后就別發展了。

    “元昊杰,你住手!趕緊給鎮山皇爺道歉!”元昊天穹站起身來對著元昊杰怒吼一聲。

    沒時間搭理秦初,元昊杰轉身對著坐在主位的鎮周鎮山躬躬身,“鎮山皇爺,您別聽他亂說,晚輩和元昊家族對大周絕對是忠心耿耿。”

    此時周鎮山的臉是黑的,為什么黑?是被氣的,被元昊杰氣的,也是被秦初氣的,他生氣元昊杰沒腦子,這時候敢不按規矩來,還敢拔劍,這就是腦殘;生秦初的氣是因為秦初扛著皇家大旗抽元昊家族的臉,而他不得不接招,皇家必須要面子,也就是說,他不得不幫著秦初嚇唬元昊家族。

    “你給本皇爺臉了么,你腦子力裝得是狗屎?這是蒼龍城,必須按照蒼龍城的規矩來,不想好好的,就去死!”周鎮山很生氣,這人太沒腦子了,弄得他很煩躁。

    “晚輩明白!”元昊杰躬身認錯。

    “你有認錯的態度么?”秦初抬腿對著元昊杰的屁股就是一腳,直接給元昊杰踹跪下了。

    回頭怒瞪著秦初,元昊杰就要起身,修煉者都是驕傲的,怎能輕易跪下。

    “不跪?你這是不認錯啊!”看著元昊杰,秦初臉上滿是笑意,這笑意對元昊杰來說跟惡魔之笑差不多,他真不敢起來,起來那就是不服,就是對皇家不敬。

    元昊杰沒有辦法,只能跪著說話,而秦初回到了座位上,他覺得很舒坦,跟自己耍嘴賤,那么就得承受后果。

    元昊杰誠懇的道歉,做了保證后,才起身回到了座位上,其看著秦初的眼神,就跟秦初殺了他父母,強了他媳婦一樣。

    “呵呵!舒坦不?”看著元昊杰,秦初開始了語言攻擊,沒有只能你說話,我不能說的道理。

    元昊杰不說話了,因為他怕秦初再給他挖坑,剛才已經很丟人了,再丟人就無法在江湖上立足。

    石墨、石玄的心情很好,什么是抽臉?這就是真正的抽臉,還是抽得沒脾氣的那種。

    石青妃一直如冰霜的臉上也出現了笑意,讓秦初吃虧,那太難了。

    所有人都知道了,秦初不好惹,戰斗力驚人不說,這腹黑嘴黑,抓住機會就是朝著死里坑。

    當然了,也是元昊杰太賤了,沒事罵人,這下付出代價了,這也讓幾大宗門,還有一些世家和散修知道,元昊靈這個皇子妃沒什么用,段位不夠,在正統的皇族人眼里沒面子。

    事實上找事的還真有,也許是抱著想出名的態度,秦初剛坐下,就接到了挑戰,是六號白云海對秦初發出了挑戰,按照之前的慣例,六號白云海該去挑戰五號棲霞宗宋漢,但是他挑戰了秦初,一個原因是秦初目前是修為最低的,再者剛才秦初冒了風頭。

    秦初不知道的是,白云海挑戰秦初是有原因的,帝都白家跟元稹皇子走得很近,屬于元稹皇子麾下的勢力,飛仙宮也是元稹皇子麾下勢力,所以白家長老給白云海傳遞了信號,拿下秦初,為元昊靈出氣。

    秦初站起身來,他心里有點怒了,當他好欺負?元昊杰找茬不說了,帝都世家的人也要找茬?

    從座位上站起身來,秦初走上了擂臺。

    “做人要有自知之明,有些事就不該做,做了就得付出代價。”白云海看著秦初說道。

    “本來就是擂臺戰,可你們非要搞得這么復雜,有意思么?”秦初有點煩躁,前邊有一個犯賤的元昊杰,現在又來了一個白云海。

    “殺了你就有意思了!”白云海臉上出現看了冰冷的笑意。

    秦初有些無奈了,他感受到了白云海身上的殺意,頓時明白這場擂臺戰很難善了。

    “要殺我,有本事就來吧!”秦初抽出了青靈劍,有些事情是注定的,就無法避免。

    “在擂臺下,你可以逞口舌之利,在擂臺上可不行,受死吧!”白云海拔劍了,直接朝著秦初斬殺。

    秦初施展了幻影步后退,躲過了白云海的劍氣斬殺。

    這時候白云海爆發了七級雙系劍域朝著秦初壓來。

    秦初三系混和圣虛劍域迸發,只是護住周身范圍,頂住了白云海的劍域壓制。

    白云海朝著秦初沖來,戰劍不斷揮斬,他覺得秦初能進入前十,是有一點小實力,可最主要的運氣,所以他沒當秦初是一回事。他挑戰秦初,除了為元昊靈出氣,獲得元稹皇子的看重,另外一個原因就是斬殺秦初,讓其他人無法在秦初身上獲得積分,奠定自己的優勢。

    秦初青靈劍揮動,抵擋著白云海的攻擊,同時思考著破敵的辦法,他要在保留底牌的情況下,擊殺白云海,白云海對他起了殺心,那他也不會客氣。

    思考了一下后,秦初三系混合劍域收縮,護住自身后朝著白云海沖去,前沖的同時左手抓住了葬天棺,他要玩硬的,要將白云海拍死,這樣不需要動用自身血脈之力加持的朱雀幽冥焰,也不需要動用破域拳。

    見自己的七級劍域無法壓制秦初,白云海的臉色變了變,隨后施展了靈魂攻擊。

    天誅之刃!施展了天誅之刃頂住了對方的靈魂秘寶后,秦初施展了幻影身,接近了白云海后,葬天棺就砸了出去。

    
北京pk10开奖结果 山西快乐10分走势图前三组 腾讯分分彩一码不定位 福彩群英会走势图 哪个时时彩软件哪个好 江西11选5五行走势图 安徽快3开奖结果今天开奖号码 河南快3开奖图 赌场网上赌场 体育彩票大乐透开奖直播 山西快乐十分钟直播 山西快乐10分钟开奖前三 金管家期货配资真实吗 辽宁十一选五购买 十一选五有多少注组合 新加坡二分彩开奖查询 云南福彩快乐十分前三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