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修真小說 > 武道凌天 > 第0834章 拉人下水
?    “不走了!”秦初很無奈的說道,他能怎么辦,反駁石青妃的話,那接下來還會有后續。

    石青煙看了看石青妃,她覺得還是姐姐有辦法,一句話就讓秦初老實了。

    “那拜師的事情?”略微沉默了一下,石青煙開口提起了剛才的話題。

    “秦初還需要一些準備時間,把消息先放出去,安撫一下那些老頑固。”石青妃找個位置坐下了。

    秦初一臉苦澀的倒茶接待。

    “秦初,你如果覺得特別委屈,那我們就再想其他辦法,本座研究一下,看看給你找個合適的師尊。”石青妃也是嘆了口氣,秦初不愿意,她也是沒辦法。

    “不是委屈的事,你說這本來挺好的,如果拜師了,那是不是每天請安?有需要了還的跪拜,這日子還能活么?”秦初臉拉得很長,這事情讓他糾結,每天躬身請安,對方還是跟他有著那種關系的女人,尷尬不尷尬?

    聽了秦初的話,石青煙笑了笑,“就得收拾住你,要不然你就不老實。”

    “你如果拜師,我們之間那些凡俗縟節就免了,到時候給本座倒杯茶,就算成了。”石青妃開口說道。

    “那就沒問題!”秦初用力的拍了一下桌子。

    “秦初,你這是瞧不起女人,你現在是尊者境巔峰,之前可能是圣境,不可能沒有師尊,難道不拜師尊?”石青煙有些不滿,她覺得秦初內心可能是對女人有偏見。

    秦初沉默了一下,“那我就說說我記得東西,我小時候不在父母身邊,被一位老爺子養大,十幾歲的時候加入一修煉宗門,是雜役,沒有師尊,但我將雜役做到了極致,最強雜役。”

    “最強雜役,還是雜役,在雜役中冒頭,有什么稀奇!”石青煙撇撇嘴。

    “別打岔!”石青妃打斷了妹妹的話,她覺得事情沒石青煙想得那么膚淺。

    秦初笑了一下,“不只是雜役中最強,好像是整個宗門最強。后來我離開了,闖蕩江湖時候,得到了一個傳承,因為傳承之人留下了一個靈魂印記,那人成了我的師尊,不也只是從靈魂印記出現到消散,再就沒有了,所以你讓我每天跪拜師尊,這很難受,我很排斥這個,跟師尊是男是女無關,男兒膝下有黃金,就是單純的不想跪而已!”

    “我懂,所以即便有一天,我收你做弟子,也不需要形式上的東西。”石青妃開口說道,她明白有些人的堅持不能觸碰,觸碰就會強力反彈,秦初就是這種人。

    “我想,我也懂了,對你的誤解很抱歉。”石青煙不是不明事理的人,石家人有著良好的家教。

    秦初對著石青煙笑了笑,“其實是我應該感謝你們,如果不是霜月峰愿意接納,我現在可能還在外邊飄著,霜月峰的安寧我很喜歡。”

    話說開,氛圍就好了,石青煙沒有多想什么,就是覺得秦初很有原則很有個性。

    不過石青妃不一樣,她知道秦初沒有失去記憶,那么秦初所說的雜役路,就是他的崛起路,一個沒有得到大家族、大勢力良好培養的修煉者,有成就很難,可以說是十分難,而這樣的修煉者都有一個特性,那就是一旦崛起,就一發不可收拾,獨立性強,戰斗力強。古往今來,一些有大成就的修煉者,幾乎都有屬于自己的路,不是家族和宗門可以鋪墊出來的。

    聊了一陣子,石青煙有興趣了,拔劍跟秦初切磋,奈何,同等修為她連秦初的防御都破不掉。

    “禽獸!”離開秦初的院子,石青煙留下了兩個字的評價。

    “禽獸不如!”走在石青煙前邊的石青妃又補了一刀,這讓秦初是十分的尷尬,無法辯解!

    石青妃和石青煙走了,秦初又修煉了一下鎮獄拳,隨后繼續煉丹,他打算用煉丹術給自己囤積一些資源,這樣遇見了解決黑獄主人丹田問題的天靈芝也有能力兌換,遇見可以喚醒陽太上的靈魂丹藥,也有能力購買。

    石青煙將石青妃要收秦初做弟子的消息放了出去,不管儀式進行沒進行,一些長老和峰主,不再去內峰折騰了。

    石墨清靜之后,就派人打探了一下,知道石青妃要收秦初做弟子后,臉上滿是興奮。

    “夫君,你不打算收拾那小子了?青妃收他做弟子,那就沒辦法下手了!”紅玉笑著說道。

    “怎么就沒辦法下手了?當長輩了收拾他更名正言順!不過那小子難收拾,不用修為壓制,同級修為戰斗,有點無解!”石墨表情有點糾結,摸胡須的時候,不小心有點用力,將下巴上的胡須拽掉了兩根。

    “還是沒有想到辦法?”紅玉坐到了石墨身側。

    “身軀強度跟修為一樣強悍,力量沒有弱點、速度沒有弱點、他能施展圓滿的天地大勢,這說明靈魂之力的修煉也沒有弱點,如果使用靈魂攻擊秘寶擊敗他,那太不要臉了,不能那么干!”石墨開口說道。

    “那還真是沒有辦法了。”紅玉知道自己的夫君是武癡,這幾天一直再思考擊敗秦初的問題。

    “夫人,你記得不記得,我不使用殺劍,他怎么說的?他說他身上兩把劍,一把殺人劍,他的殺人劍會是什么樣的呢?”石墨瞇著眼睛思考著秦初當時說的話。

    紅玉倒了兩杯茶,“小家伙吹吹牛,別當真!”

    “弟妹,他可能不是吹牛,為兄覺得他有底牌,當時他只求不敗,他也有能力不敗,所以沒必要靠吹牛長面子。”石玄進入了石墨的院子。

    “大哥來了,坐!”紅玉起身,給石玄倒了一杯茶。

    石墨對著石玄抱抱拳,“大哥也這么認為?能是什么樣的殺人劍呢?這怪就怪在,我沒有逼出他的底限。要不大哥你去跟他賭一把?有好處,那小子絕對干,典型的財迷!”

    “哈哈!合適么,青妃都傳出消息要收他做弟子了。”石玄大笑著說道。

    “合適!現在不還沒有正式收弟子么!”石墨典型的想看熱鬧,也想拉著大哥下水。

    
北京pk10开奖结果 山西体彩十选五开奖结果 甘肃十一选五走势图遗漏 广西快3分析软件 体彩排列五开奖结果 好彩1生肖开奖结果 喜乐彩玩法 温州股票融资 十一选五玩法介绍云南 网赌那个平台靠谱 新疆喜乐彩中奖规则 极速时时彩规则 浩广配资 甘肃快3开奖一500彩票 彩票基本走势图大全 北京时时彩开奖官网 asg游戏理财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