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都市小說 > 寵妻成狂:閃婚總裁太霸道 > 第2338章 九爺篇,印記之為他唱歌(2)
    免∝費∝小∝說∝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

    真是拿她沒辦法!

    霍青陽還沒來得及叮囑,某人蹭地一下就從高腳椅上跳了下來,瞬間霍青陽的臉色又黑了幾分,感覺到一股冷颼颼的異樣,封靜怡心虛的嘿嘿一笑,生怕某人反悔,扯著裙擺趕緊往臺上的位置走去:

    “失誤,失誤,反省,反省了~”

    擺手,封靜怡的身影已經消失在了一側的拐角。

    無奈地嘆了口氣,霍青陽剛一轉身,一杯威士忌放到眼前,司轅笑著在對面坐了下來:“九哥,聽說你最近變得厲害,動真格的了?”

    他眼里的感情不再如同死水,會動了,可從來沒見他對女人如此!

    干他們這行,一旦對女人心軟,基本就末路了,雖然他們經營這一行也有身不由已的因素在,但在風云變幻中能崛起太過感情用事肯定是不行的。

    “有嗎?”

    跟他碰了個杯,霍青陽的態度依舊云淡風輕:“她身份畢竟不一樣,還為我吃了很多苦~”

    “呵呵,你這是在騙我還是給自己找借口?追你的女人哪個沒為你吃過苦、受點傷?”也沒見他給刷個同情分,這一個怎么就這么不同?讓他承認就這么難?

    打趣完,司轅突然就意識到了什么:“你不會……你們不會其實根本沒在一起吧?”

    要不然只差天下皆知的事兒,他何至于對他卻這種口氣?

    上下打量了他一番,司轅的眼底閃過些異樣,一種明顯的懷疑他是不是正常男人的眼神。

    白了他一眼,霍青陽冷嗤出聲:“能不能別那么齷齪?”

    一句話,司轅瞬間就明白了:這么漂亮的女人,天天磨蹭在一起,他竟然都沒吃了她?

    男人通常這種反應,只有兩種可能,一種是不敢,一種是摯愛,封靜怡的身份,兩種倒是都有可能,略一思索,他卻還是偏向于后者:

    “怎么,你對你們兩人的未來沒有信心?”

    所以,他對她呵護備至卻給她保留了最后的底線?這不太像是他的風格啊!就算是二少的親妹妹、封家萬千寵愛的小公主,兩情相悅,他又是真心,有什么好怕的?

    “她現在是海歌,不是真正的她,現在也不是兒女情長的時候——”

    不自覺地感嘆了聲,霍青陽的心里其實是很矛盾的,他很清楚自己喜歡她,是想跟她在一起的,可眼前正是危機的關鍵時候,他們這一行人籌劃多年的命運就看最后這一刻了,哪怕他們籌謀了多年,做了多收準備,但結果依然是不可預料的,封靜怡本就跟他不是一個世界的人,將她牽扯進來原本就不是他所愿。其實也僅僅是她,任何女人他現在都是給不起承諾的!

    信心是一回事,現實又是一回事,若不能給她未來,他就不能毀了她一輩子!

    因為有希望,因為愛她,因為做了送她回封家保全她的決定,所以,他不拒絕她的親近,也給自己留了希望,如果這件事能妥善、無意外的盡早處理完,他可以光明正大、也會努力爭取跟她有個最好的結果;如果最后不能如愿,至少可以把對她的傷害降到最低吧,她還小,來日方長,哪怕曾對他動過深情,總有一天也能淡忘的,像是之前他一再拒絕她、她最后就不再出現在他身邊了一樣。

    另一方面,還有一顆不定時的炸彈便是戚海洋!

    這一點,霍青陽幾乎沒跟任何人提,而今想起來,林林總總,心里竟然很不是滋味,如果真送她回了封家,如果短期內不能再跟她聯系,她會不會也一樣地自此就抹掉了有關跟海歌的一切,將他徹底給排除在人生之外?

    到底該怎么做才能兩全?

    又該如何將她從這場危機中片葉不沾身的摘出去、順理成章地推回原位?

    不能在讓她身涉險境了!

    思緒惆悵間,臺上突然響起了輕快的音樂,驀然回神,不自覺地,霍青陽的身軀已經緩緩地轉了過來。

    卡著拍子的點數,抬手,封靜怡跟他打了個招呼,還很俏皮地對著他眨了下眼睛,隨后,清甜的歌聲帶著歡快的愉悅便唱響了每一個角落:

    每一次 偷偷的看你

    太陽曬過你白色的襯衣

    ……

    我們有找不到原因又奇妙的默契

    你眼里也有同樣藏不住的孩子氣

    轉幾千公里才走到目的地

    沿路的美麗,都是因為你

    這是不是愛情像一場舊電影

    微笑或沉默都是美好的事情

    ……

    你是不是愛情或只是陪著我旅行

    至少我沒錯過風景

    你看著我眼睛

    牽著我的手等天明

    告訴我這就是愛情

    ……

    沉浸在歌聲中,封靜怡唱地情意綿綿,不時會配上一些隨性的小動作,倒也有幾分載歌載舞的專業,她的嗓音不如葉靈獨特,她的舞蹈沒有梨諾的驚人,但兩者融合的中庸,不乏唯美,加上動之以情,也很有感染力,不經意間就能觸動人心。

    不用特意去看去問,光用聽也大概知道,這首歌應該是唱給霍青陽表白心意的,視線逡巡過身旁目不轉睛的男人,司轅端起酒杯輕輕抿了一口,又落回了臺上蓮步輕移翩翩帶舞跟某人拋媚眼的白色身影之上,視線微微一頓:

    這哪里是夜總會的風格?

    姿態、儀容、歌聲,舉手投足間自帶的優雅、貴氣,每每都像極了大家閨秀啊!

    難怪事業如何突破爆棚,他卻始終想著要撥亂反正,帶著手下那批倚他鼻息的人走向正途,甚至不惜花費時間、精力、用各種方式手段來扭轉眾人的認知才終于以一己之力走到了今天可見光明之勢。從骨子里,他一直喜歡的都是這種吧,不管生活,還是女人!

    以前倒是沒細想,封靜怡終歸不是海歌,哪怕她在夜總會做著同樣的事情,他對她的認知想必早就定型在之前那一刻了吧!

    果然,身份還是很重要的!

    以前他身邊的女人比她美貌、懂事、付出更多的比比皆是,卻都沒撩動他那顆冷硬的心,丟的時候別說不舍,連眼睛他都沒眨一下!

    也許他一直都是對的,他們現在的身份,再成功也免不了被人低看,要人前的尊重與風光,先要站到人前,所以必須脫胎換骨!

    手★機★免★費★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

    
北京pk10开奖结果